唐 尼 采 蒂

(1797-1848)

唐尼采蒂一七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生於意大利北部的貝加慕,家境清貧,但有幸很早已給人發現他的音樂天分,九歲即獲准豁免學費入讀邁耶辦的慈善音樂學校。邁耶是百花聖母教堂的教堂樂正,也是位備受敬重的作曲家,他一直對唐尼采蒂的音樂教育殷殷垂問,除擔任他的老師外,也事事襄助,關懷備至,為他開展音樂事業。

 

唐尼采蒂憑一部《格拉納達的佐拉伊德》開始嶄露頭角。這套歌劇於一八二二年在羅馬首演,成績不俗,得到當時歌劇界內很有影響力的劇院經理人白巴雅垂青。白巴雅與他簽了一份合同,把他帶到拿坡里。此後八年唐尼采蒂不斷試驗各式創作,寫下大量作品,總計有二十二套歌劇之多,其中有備受歡迎,也有成績平平。

 

直至一八三○年,唐尼采蒂的《安妮.博林》在米蘭首演,大收旺場,他的事業才開始有轉機。從意大利各家大劇院的委約紛至沓來,唐尼采蒂的名聲也傳遍歐洲。隨後八年這位筆耕不輟的作曲家共寫了二十四部歌劇,其中包括他最有名的傑作《愛情靈藥》、《魯克蕾齊亞.波吉亞》、《英宮恨》,以及《嵐嶺痴盟》。

 

拿破崙統治結束後,意大利四分五裂,受教廷、貴族、外國王權強力箝制的專政統治。一八三○年代後期,唐尼采蒂的事業並不順遂,不斷要為作品上演的問題而與審查機關抗爭周旋。他有多齣劇力萬鈞的作品,都是以古代王侯或宗教人物為題材,因此經常不獲准公演,除非他肯大幅修改。一八三八年,唐尼采蒂的《普利烏托》被拿坡里國王下令禁演,令他終於下定決心移居巴黎,那兒有更響亮的名聲、更豐厚的收入、更廣大的創作自由等着他。

 

唐尼采蒂抵達時,巴黎正是歐洲文化之都,唐尼采蒂在巴黎完成的第一部歌劇作品《軍團的女兒》於一八四○年二月十一日在喜歌劇院上演,立即叫好叫座,而且越演越旺。同年十二月,《寵姬》在巴黎歌劇院開演。那時唐尼采蒂才四十三歲,正處於創作高峰。兩年後,他接到一份委約,請他為維也納創作一套歌劇,這就是被視為他成熟期傑作的《村女蓮黛》,成績之佳,令奧地利國皇立即委任他為宮廷作曲家和皇家教堂的樂長,之前莫扎特也曾出任過這些職位。

 

其後三年,唐尼采蒂往來於巴黎和維也納之間,偶爾也會到米蘭和羅馬,上演他的新作和法文作品的意大利文改編版。一八四三年,他為巴黎的意大利劇院創作了他最後一套傳世喜劇《老柏思春》。

唐尼采蒂晚年身體和精神都急劇衰退,令他深受折磨。一八四六年,他衰萎得更厲害, 不得不住進療養院。後來他被帶回到家鄉貝加慕,一八四八年四月撒手塵寰。

 

唐尼采蒂共寫下了六十五套歌劇,其中六套一直無間斷地經常在全球上演,且是熱門之選。自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起,國際間興起一股重演唐尼采蒂作品的熱潮,推動人盡是名重一時的學者、指揮家和大歌唱家如卡拉斯、修德蘭、蕭爾絲、卡芭耶等人。

 

今日,唐尼采蒂被公認為西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歌劇作曲家之一,榮譽永垂不朽。

 

© 盧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