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  契  尼  與

蝴  蝶  夫  人

浦契尼﹝一八五八至一九二四﹞生於意大利路卡市,是該市備受尊敬的音樂世家第五代傳人。他在柏茨尼學院就讀,該校兼顧通識教育及音樂專科。約十五歲時,經常在娛樂場所彈鋼琴,賺取些微收入,幫助守寡的母親維持其五女兩子的大家庭。

 

在柏茨尼學院畢業後,浦契尼領得一份微波的助學金和一筆貸款,隻身前赴米蘭。一八八零年十二月,他以最高成績考入米蘭音樂學院;當年浦契尼二十二歲。

 

此後四年,浦契尼過著異常貧困的生活,不過命運之神卻對他照顧甚周。在學院內,他成為龐開利的得意門生。龐開利以歌劇《喬康達》名震樂壇,他對浦契尼特別專心教導,常指點前途。浦契尼又得到文學家兼作曲家波依圖的重視。波依圖為歌劇《梅非斯德》之作者,在米蘭文藝圈中極具影響力,他大力臂助浦契尼的早期發展。然而,令浦契尼迅速成功的關鍵人物,卻是音樂出版業巨子利柯迪。他堅信浦契尼在歌劇方面有極高的創作才華,並肯定他必能繼承威爾第,成為意大利歌劇的頭號人物。

利柯迪給浦契尼每月預支酬金,若其他作品陸續演出或銷路佳則另加版稅。浦契尼首兩部歌劇《幽靈》﹝一八八四﹞及《艾德加》﹝一八八九﹞成績不俗,因此他可以專心作曲而不再受貧窮困擾。

 

第三部歌劇《曼濃雷斯庫》﹝一八九三﹞使浦契尼一夜成名,享譽國際;其演出版稅則為他帶來穩定可觀的收入。《波希米亞生涯》﹝一八九六﹞與《托斯卡》﹝一九零零﹞更使他成為當代最有名望和最富有的歌劇作家,同時引致他眾多同行競爭者強烈的嫉妒和敵意。

 

一九零零年四月,浦契尼在倫敦協助皇家歌劇院排演《托斯卡》時,友人邀他欣賞話劇《蝴蝶夫人》。這是美國紅極一時的劇作家兼導演貝拉斯高的作品,改編自另一美國作家格朗的同名小說。故事據說取於真人真事,敘述一名年輕日本藝妓嫁與美國軍官後被遺棄,並在軍官去後誕下一子。藝妓以堅定信心等候,丈夫果然回巢,卻是帶同美籍妻子到來領養兒子。藝妓乃悄然離去,不知所終 。

 

據貝拉斯高記述,浦契尼觀後極為感動,到後台擁抱作者,並求取改編歌劇的版權。在還未完成劇本之時,浦契尼便急不及待作曲,整個改編工作歷時十四個月。全劇於一九零三年底完成,翌年二月十七日在米蘭史加拉歌劇院首演。

這次首演可謂音樂史中最大的失敗。利柯迪憶述觀眾荒唐的反應,喧嘩大叫以至狂笑怒罵,似是早有預謀故意搗亂。浦契尼顯然樹敵太多,惹人妒忌,他立即取消米蘭隨後的演出。經他仔細修改的劇本三個月後在布雷西亞城上演,大獲成功。《蝴蝶夫人》自此多次在全球公演,成為世上最受歡迎的歌劇之一。

 

《蝴蝶夫人》在以音樂推動劇情發展和描寫心理動機及內心感情等方面確是一部傑作。浦契尼費盡心血,求曲詞合一。其優美樂句,反映劇中人思想情感,非常細緻入微。蝴蝶堅強高貴的性格,更在歌劇中表露無遺。她不像原著小說中的藝妓,一走了之。她拒絕再婚或重當藝妓,因而選擇了唯一使她感到光榮的道路,也是其性格容許她走的唯一出路。蝴蝶的抉擇,把歌劇提升到古典悲劇的崇高低位。

蝴  蝶  夫  人  故  事  大  綱

​第一幕

 

 

 

在長崎港一個山上,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正巡視他從婚姻掮客五郎租回來的新居。五郎介紹一位名叫蝴蝶的藝妓女子作他的妻子。平克頓對著美國領事夏普列斯暢談他盡情歡樂的人生哲學。他見過蝴蝶,深深地被她的美貌吸引著,更加強與她結婚的意念。夏普列斯警告他說日本女子重視婚姻的承諾,勸他不要如此狂妄。平克頓不理會勸告,並補充說有一天他將另娶「真正」的美國妻子。這時蝴蝶歡欣的歌聲從遠而至,在朋友的簇擁下來到屋前,蝴蝶告訴平克頓她當藝妓的經過,完全是因為家境衰落的緣故。不久,她的親人到來,大家七嘴八舌地發表對這椿婚事的意見。趁著大家都靜下來的時間,蝴蝶向平克頓展示她僅有的財物,並透露已為平克頓而改信基督教。在熱鬧的婚禮中,平克頓和蝴蝶由御吏作見證,結為夫妻,賓客們舉杯祝賀。喜宴中,蝴蝶的長輩坊主突然來臨,斥責她不應為此異國人而叛教。平克頓憤怒地命令坊主及眾人離去。蝴蝶傷心而泣,平克頓溫柔地安慰她,並替她抹乾淚水。暮色四合,在女僕鈴木的幫助下,蝴蝶穿上一襲純白色的和服與熱情的平克頓漫步在灑滿星光的庭院裏表達彼此的愛意。

 

第二幕

 

 

 

三年後,蝴蝶仍默默地等待丈夫重回她的懷抱。鈴木在菩薩像前為女主人祈禱,蝴蝶則目不轉睛地望著海港。鈴木勸蝴蝶再婚,因為平克頓不會再來。蝴蝶卻以堅毅無比的信心回答鈴木,並說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裏,平克頓的船艦將在水平線上重現。美國領事帶來上尉的信給蝴蝶,但未及告知蝴蝶信中內容,掮客五郎帶了一個富豪山鳥大人來向蝴蝶求婚,蝴蝶以有夫之婦的身分,對他們置之不理,並堅持她的美籍丈夫絕不會拋棄她。當二人離去後,夏普列斯把信讀出,並問她如果平克頓離棄她時將何以處之。蝴蝶驕傲地把他倆的愛情結晶品抱了過來,說當平克頓知道他有個兒子時,他肯定會重回她身旁。夏普列斯受了蝴蝶真情的感動,不忍心把平克頓再婚的消息向她透露,結果悄然離去。蝴蝶忽然聽到港內傳來炮聲,急取望遠鏡眺望,見到平克頓的船艦回來了。蝴蝶歡欣若狂,與鈴木把全屋散滿鮮花。夜幕低垂,蝴蝶穿上結婚時穿的禮服,與她的兒子和僕人鈴木等候丈夫的歸來。

 

 

 

第三幕

 

 

 

天亮了,鈴木勸蝴蝶回房休息。蝴蝶一面哼著搖籃曲,一面抱著兒子回房。不久,夏普列斯、平克頓和他的新婚妻子凱蒂來到。當鈴木了解實情後,失望得幾乎崩潰了。為了替女主人著想,鈴木答應用委婉的方法把這件事向蝴蝶揭露。平克頓心中充滿悔意,向溫馨的回憶道別。平克頓走後,蝴蝶衝了出來,她看不到心上人,卻見領事與一個陌生美國女人,她立刻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蝴蝶答應交出兒子,只要孩子的父親回來帶走他。蝴蝶把鈴木差遣離去,取出一把匕首跪在佛像面前。當蝴蝶正要持劍自刎之時,鈴木讓兒子走進來。她哀傷地向小孩訣別,著他到外面去玩耍,然後刺項自盡。遠處傳來平克頓喚著蝴蝶的呼聲。

盧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