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老柏思春》

三幕喜歌劇 | 作曲:唐尼采蒂 | 文本:魯菲尼及唐尼采蒂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集體購票優惠:每次購買正價門票十至十九張可獲八折;二十張或以上可獲七折。

購買每張門票,只可享有上述其中一項購票優惠,請於購票時通知票務人員。

意大利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唐尼采蒂(一七九七至一八四八)可說著作等身,一生共創作了六十五套歌劇,至今仍有超過十套雄踞世界各地最經常上演的歌劇榜榜首。他的作品愛採用著名的「美聲」風格,弘揚人聲之美,旋律優美流暢,花腔華麗動人,充滿戲劇感。唐尼采蒂早已在意大利享有盛名,晚年到巴黎和維也納工作,更是名成利就。

《老柏思春》是眾多喜歌劇中最成功及受歡迎的。據說唐尼采蒂只用了11天便完成此劇。歌劇的文本由魯菲尼所寫,後因唐尼采蒂的大幅修改,當歌劇於1843年在巴黎意大利劇院首演時,魯菲尼拒絕承認為其作品。但自此之後,此劇被公認為喜歌劇的傑作,持續的於世界各地上演。

劇情大綱

單身的老富翁柏思古希望他的繼承人,姪兒顏仕圖娶個有錢名媛為妻。柏思古威脅着要取消顏仕圖的繼承權,從而迫使他答應為他安排的婚事。顏仕圖深愛着年輕寡婦樂琳娜,因而堅決拒絕。柏思古的私人醫生馬立德同時亦是顏仕圖和樂琳娜的好朋友,他巧施妙計幫助這對小情侶,用吃盡苦頭的經歷好好整治了柏思古這老頭兒。

第一幕

年紀老邁的柏思古,決定自己娶妻生子,並取消姪兒顏仕圖的繼承權。馬立德答應介紹一位漂亮純品的妻子給他,而新娘正是馬立德的妹妹。柏思古威脅姪兒,若不與他安排的富家女子結婚,便把他逐出家門,停止供養。顏仕圖一再拒絕了婚事,因他一心要與窮寡婦樂琳娜結婚。

馬立德到訪樂琳娜,說出他計劃幫助她和顏仕圖的婚事。樂琳娜須假扮馬立德的妹妹,剛從修院出來的「索芙朗妮亞」。到時,由假公證人證婚後,柏思古將陷於萬劫不復的處境。

第二幕

與柏思古斷絕了關係且被逐出家門的顏仕圖,為哀悼自己的命運,準備遠走他方。在老柏家中,馬立德正把假妹妹「索芙朗妮亞」介紹給柏思古。她表面上扮作害羞,面對男人時驚惶失措。柏思古因她答應婚事而欣喜若狂。假公證人訂立了婚約,令「索芙朗妮亞」成為大屋的女主人,並擁有柏思古的一半財產。儀式結束,「索芙朗妮亞」隨即變成一個野蠻跋扈、揮霍無度的潑婦,並任命顏仕圖為其保鏢。

第三幕

假扮成「索芙朗妮亞」的樂琳娜把全屋翻新了,而惶恐的柏思古正在點算這筆龐大的開支。樂琳娜打扮漂亮,準備前往劇院。柏思古正要阻止,卻給「索芙朗妮亞」苛刻責難,更被掌摑收場。她在離去時故意掉下一張與秘密情人在晚上幽會的便條。柏思古把馬立德叫來,二人決定於晚上捉姦對質。

在花園中,顏仕圖對樂琳娜唱着夜曲,二人互訴情意。柏思古和馬立德忽然出現。顏仕圖逃脫了,而「索芙朗妮亞」則矢口否認偷情。馬立德對她說顏仕圖的新娘將於明天搬來。「索芙朗妮亞」咬牙切齒地拒絕與另一個女人同住,更表示要自行搬走。為擺脫這個惡妻,柏思古欣然贊成姪兒的婚事。最後真相大白,柏思古原諒了眾人,齊聲歌頌這故事的寓意和教訓。

演員

₍₁₎ 28/9 | ₍₂₎ 29/9

藝術指導

導演隨筆

唐尼采蒂 (1797-1848)

唐尼采蒂一七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生於意大利北部的貝加慕,家境清貧,但有幸很早已給人發現他的音樂天分,九歲即獲准豁免學費入讀邁耶辦的慈善音樂學校。邁耶是百花聖母教堂的教堂樂正,也是位備受敬重的作曲家,他一直對唐尼采蒂的音樂教育殷殷垂問,除擔任他的老師外,也事事襄助,關懷備至,為他開展音樂事業。

唐尼采蒂憑一部《格拉納達的佐拉伊德》開始嶄露頭角。這套歌劇於一八二二年在羅馬首演,成績不俗,得到當時歌劇界內很有影響力的劇院經理人白巴雅垂青。白巴雅與他簽了一份合同,把他帶到拿坡里。此後八年唐尼采蒂不斷試驗各式創作,寫下大量作品,總計有二十二套歌劇之多,其中有備受歡迎,也有成績平平。

直至一八三○年,唐尼采蒂的《安妮.博林》在米蘭首演,大收旺場,他的事業才開始有轉機。從意大利各家大劇院的委約紛至沓來,唐尼采蒂的名聲也傳遍歐洲。隨後八年這位筆耕不輟的作曲家共寫了二十四部歌劇,其中包括他最有名的傑作《愛情靈藥》、《魯克蕾齊亞.波吉亞》、《英宮恨》,以及《嵐嶺痴盟》。

拿破崙統治結束後,意大利四分五裂,受教廷、貴族、外國王權強力箝制的專政統治。一八三○年代後期,唐尼采蒂的事業並不順遂,不斷要為作品上演的問題而與審查機關抗爭周旋。他有多齣劇力萬鈞的作品,都是以古代王侯或宗教人物為題材,因此經常不獲准公演,除非他肯大幅修改。一八三八年,唐尼采蒂的《普利烏托》被拿坡里國王下令禁演,令他終於下定決心移居巴黎,那兒有更響亮的名聲、更豐厚的收入、更廣大的創作自由等着他。

唐尼采蒂抵達時,巴黎正是歐洲文化之都,唐尼采蒂在巴黎完成的第一部歌劇作品《軍團的女兒》於一八四○年二月十一日在喜歌劇院上演,立即叫好叫座,而且越演越旺。同年十二月,《寵姬》在巴黎歌劇院開演。那時唐尼采蒂才四十三歲,正處於創作高峰。兩年後,他接到一份委約,請他為維也納創作一套歌劇,這就是被視為他成熟期傑作的《村女蓮黛》,成績之佳,令奧地利國皇立即委任他為宮廷作曲家和皇家教堂的樂長,之前莫扎特也曾出任過這些職位。

其後三年,唐尼采蒂往來於巴黎和維也納之間,偶爾也會到米蘭和羅馬,上演他的新作和法文作品的意大利文改編版。一八四三年,他為巴黎的意大利劇院創作了他最後一套傳世喜劇《老柏思春》。

唐尼采蒂晚年身體和精神都急劇衰退,令他深受折磨。一八四六年,他衰萎得更厲害, 不得不住進療養院。後來他被帶回到家貝加慕,一八四八年四月撒手塵寰。

唐尼采蒂共寫下了六十五套歌劇,其中六套一直無間斷地經常在全球上演,且是熱門之選。自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起,國際間興起一股重演唐尼采蒂作品的熱潮,推動人盡是名重一時的學者、指揮家和大歌唱家如卡拉斯、修德蘭、蕭爾絲、卡芭耶等人。

今日,唐尼采蒂被公認為西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歌劇作曲家之一,榮譽永垂不朽。

© 盧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