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軍團的女兒》

兩幕喜歌劇 | 音樂:葛塔諾.唐尼采蒂 | 文本:聖喬治、貝雅 | 演出版:盧景文

  • 29/1 (五), 8PM
  • 30/1 (六), 3PM / 8PM
  • 31/1 (日), 8PM
節目長約兩小時二十分鐘,附二十分鐘中場休息
意大利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非凡美樂製作的《軍團的女兒》,可説是圓了我多年夢想,因為我一直希望可以把唐尼采蒂最著名的三齣喜歌劇在香港搬演。場地仍選在香港大會堂一多年前的《愛情甘露》和《老柏思春》,便是在這兒上演,而且音響效果至今仍然是全香港最好的。

我認為歌劇要達至最佳的「音樂效果」,便要用原作者創作時所選定的語言唱出;喜劇要取得最佳的戲劇效果」,便要選用觀眾可以作即時反應的語言。這劇原是唐尼采蒂為巴黎喜歌劇院而作,故其中有大量法語對白。其後改寫的意大利文版本,有長篇的宣敍調。兩者相比,我覺得法文版本的藝術成就較令人滿意。

為製造現場觀眾反應,我運用了某程度的藝術創作自由,作了一些時、地、人的背景改動,讓劇中的對白改用英語為主,聽起來自然,合情合理,並切合劇情需要;音樂方面則完全忠於原著,一個音符也沒有改動。

我為序曲創作了一段妙趣橫生的默劇,以取代劇中一些冗長的對白,加快劇情推進,希望大家喜歡。

盧景文

劇情大綱

首管弦樂序曲,把劇中幾段主題預先引介出場。導演盧景文別出心裁,巧妙地設計了-段敍事式的過場,道出瑪麗如何在襁褓中給棄在軍營附近,整個軍團如何分擔父親的責任把她撫養成人,造些軍人又怎樣選她做團中的全能勤務兵,照料全團的物料供應、伙食和餐飲事務。

這個趣意盎然的精彩序幕,是特別為此非凡美樂製作而創作,是真真正正的「香港製造」。

一幕

瑪麗是個罕有的女勤務兵,從小在法國陸軍的第二十團中長大,是由全營兵士收養的「女兒」她向舒比斯軍官吐露心聲 有次她在奧斯塔地區差點跌落懸崖,幸得住在林中的位青年東尼奧出手相救,才得以保命,她對東尼奧念念不忘。原來東尼奧亦對她見鍾情,一直在軍營附近徘徊,希望找到與瑪麗交談的機會。有一天,他被人發現,當作間諜捕。瑪麗一力承擔會牢牢看守他。兩人在首二重唱中,互訴衷腸;東尼奧心要娶瑪麗為妻,但發現原來她必須嫁軍團中一員,於是他立刻報名參軍。軍中各人為他的決定大感高興,把瑪麗喚來,叫她領唱軍團的團歌。

女侯爵因戰事滯留在軍團駐守的村莊裡,從舒比斯口中得知有位荷貝上尉曾是團中一員。根據這個資料,她告訴軍團她是瑪麗的姨母,堅持要把瑪麗帶走,離開這個她認為不合身份的環境。這時 身軍服的東尼奧到來 要向瑪麗求婚,但女侯爵橫加阻攔,瑪麗不得不離開軍團,全營兵士都依依不捨地與她道別。

二幕

在女侯爵位於阿爾卑斯山的度暑山莊裡,瑪麗被逼學習宮廷舞步和學唱乏然無味的八股情歌,感到無聊極了。當舒比斯應女侯爵的邀請來訪,令她更覺得這裡的生活苦悶,渴望回到以往軍團中快樂自由的生活,但她的姨母堅持要她做個上流人,把她許配給她不認識的一位公爵,正當她感到煩惱不堪之時,第二十一軍團來到山莊,令她喜出望外。

東尼奧參軍後因有了戰功而晉升。他求女侯爵把瑪麗許配給他,但遭斷然拒絕。女侯爵舉行酒會,打算宣布瑪麗與公爵訂婚。在酒會中,女侯爵忽然有所感觸,向眾嘉賓揭露瑪麗其實是她的私生女兒,令眾人都大吃驚,而嘉賓們知道瑪麗曾經在軍團主管

伙食之後,更感震驚不屑。

女侯爵終於答應瑪麗與東尼奧的婚事。歌劇就在大夥兒喜氣洋齊唱一首愛國合唱曲《向法國致敬》中圓滿落幕。

演員

₍₁₎ 29/1, 8PM | ₍₂₎ 30/1, 3PM | ₍₃₎ 30/1, 8PM | ₍₄₎ 31/1, 8PM

藝術指導

導演隨筆

《軍團的女兒》

《軍團的女兒》是启尼采蒂第一部也是他最成功的法語歌劇,為巴黎喜歌劇院而撰寫。今年這套歌劇已面世一百七十年,期間盛名不哀,一直深受觀眾歡迎。一九五年,巴黎喜歌劇院慶祝上演該劇第一千場一而只是單單在該劇院的上演場數。不單如此,自一九七O 年代以後,這齣令人看得心曠神怡的歌劇在國際間越走越紅,不論是上演頻率或演出次數均節節上升,新製作陸續出台,在大西洋兩岸總賣個滿堂紅。

個浪潮的第一個高峰,出現在倫敦高文花的皇家歌劇院,由鍾修德鬬夥拍年輕剛出道不久的巴伐洛堤。這位男高音在一曲快板獨唱的末段,於僅僅一分鐘之內,連續出九個高音c, 贏來滿場觀眾的喝彩。後來巴伐洛堤在米蘭的史卡拉歌院再下一城,次是與弗妮演對手戲,跟著,他與修德蘭再度攜手,到紐約大都會歌剧院展現實力。《軍團的女兒》的全劇錄音推出後,在國際間為巴伐洛堤贏來「高音C之王」的美譽。

一九八五年,巴黎歌劇院國家劇院重新製作《軍團的女兒》,由茱茵安德遜和艾菲度克勞斯擔網演出。這兩位歌手風格純淨,演繹優雅,在高音區揮灑自如,令觀眾聽得如痴如醉,這劇的熱潮更盛。

來到二十一世紀的頭十年,最少有兩家赫赫有名的歌院推出《軍團的女兒》的現代版本,均有趣動人。意大利熱那亞的卡洛費力齊劇院於二零零 五年演出新版本,由帕翠絲亞齊奧菲擔演女主角;高文花的皇家歌劇院則於二零零七年推出他們的新版本,女主角是娜坦妮黛西。兩個版本的男主角都是當今首屈一指的美聲男高音璜狄艾高佛洛雷茲,他的演出引來觀眾如雷的掌聲,久久不息。

其實,這劇的女主角瑪麗這花腔女高音角色,戲份比男主角更重,難度更高。她要唱的部份有多處更停留在高音C之上,有些花腔段和華采樂句更可説是美聲歌唱技巧的巔峰;加上追個角色性格鮮明,活潑愛玩,對任何飾演個角色的歌唱家來説,都是艱巨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