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波希米亞生涯》

四幕歌劇 | 作曲:普契尼 文本:依力卡及佐科沙 原著小說:穆謝

  • 8/12 (五), 8PM
  • 9/12 (六), 8PM
  • 10/12 (日), 2PM & 8PM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集體購票優惠:每次購買正價門票十至十九張可獲八折;二十張或以上可獲七折。

購買每張門票,只可享有上述其中一項購票優惠,請於購票時通知票務人員。

節目長約兩小時三十分鐘
意大利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劇情大綱

第一幕

在塞維爾城一個廣場旁,有一家香煙廠和一個哨站。米凱拉來到找她的愛人荷西。哨兵進行了換班儀式。接班的士兵由祖尼加中尉率領,副隊長是荷西下士。香煙廠女工出來休息,卡門也在其中,她唱了一首《哈巴奈拉舞曲》,嘲弄一群追逐她的裙下之臣。荷西對卡門視若無睹,引起了她的興趣,擲了一朵花給他。米凱拉這次找到荷西,代他母親送上一封信和一個吻。米凱拉離開後,工廠傳出一聲尖叫,原來是卡門與人打架,用刀刺傷了另一名女工,祖尼加逮捕了她,交給荷西看管。卡門唱了一首《塞桂第拉舞曲》,哄誘荷西放了她。結果,荷西給送進了監牢

第二幕

在城郊的小酒館裡,卡門與一群女友唱歌跳舞,娛樂祖尼加和其他士兵。名氣響噹噹的鬥牛士埃斯卡米洛在簇擁人群的歡呼聲中到來。他唱了一首《鬥牛勇士之歌》,帶著一群擁躉繼續慶祝。卡門與吉卜賽走私販子商量怎樣引開士兵的注意,繼續運送私貨。這時剛出獄的荷西進來了,卡門哄誘他違抗召喚士兵回營的號聲。荷西坦言愛上了她,但不肯做逃兵。祖尼加這時又重返酒館,想與卡門共度一夜。荷西與他打了一場。荷西再無選擇,只好加入走私販子行列。

第三幕

在山中,走私販子預備分發走私貨物。荷西這時才認識到卡門本性用情不專,兩人關係開始變壞。卡門與吉卜賽女友玩紙牌算命,總抽到死亡牌。埃斯卡米洛前來探望卡門,荷西大為憤怒,要跟他決鬥,幸被卡門和其他吉卜賽人阻止。埃斯卡米洛離開前,邀請眾人同去參觀他鬥牛。這時,米凱拉出現,告訴荷西他的母親病重垂危。荷西答應回去,但警告卡門,他將會回來與她廝守一生。

第四幕

在鬥牛場外,群眾興奮地歡迎鬥牛士魚貫進場。埃斯卡米洛與卡門互道愛意。卡門知道荷西守在一旁,輕蔑地向他走近,告訴他已不再愛他,決定離開他,並將荷西昔日給她的戒指除下,拋在地上。鬥牛埸內群眾為埃斯卡米洛的勝利高聲歡呼之際,荷西用刀刺死卡門,跪在她身旁痛哭。

演員

₍₁₎ 8/12, 8PM | ₍₂₎ 9/12, 8PM | ₍₃₎ 10/12, 2:30PM | ₍₄₎ 10/12, 8PM

藝術指導

節目簡介

《波希米亞生涯》隨筆

在大多數歌劇迷心目中,浦契尼的《波希米亞生涯》佔很特別的位置,也許是第一部看的又或是第一次看到掉淚歌劇,箇中沒有帝王將相,沒有王侯公主,也不是述說遠古某時某地發生的故事。《波希米亞生涯》是現代劇,六個主角人物是正處於尋找自我時期的年輕人,從狂飊衝動,進而成長為有責任感的成年人(有點像美國情景喜劇Friends但多了意義,配也較佳。)浦契尼要說服我們相信:相信劇中那些角色是有血有肉的相信咪咪魯道夫最後大團圓結局雖然我們知道不會。難怪這個故事被翻炒了很多遍,包括那得獎的音樂劇《吉屋出租》。

1851年,法國小說家亨利穆傑出版了一本書,名為《波希米亞人的生活》,把講述一群藝術家兼性情中人的幾個故事聯結起來,結集成書,大概有點半自傳的性質。故事的背景是在席捲法國以至整個歐洲的1848年革命爆發前。想到把這些故事重編,一個背景去敘述,很明顯浦契尼不是唯一的一個,他的朋友以創作了《小丑情淚》聞名的作曲家雷昂卡發洛亦有這念頭,因而公開指責浦契尼偷取了他的劇本概,導致兩人交惡。浦契尼先發制人,他的歌劇《波希米亞生涯》於1896年在意大利都靈的皇家劇院首演,大名鼎鼎的托斯卡尼尼指揮不到兩年已演遍了世界,由美國的紐約至埃及的阿歷大山都曾上演。雷昂卡發洛的作品於1897年首演,無論有多出色(事實上也的確不差),也只被視為同名之作,在世人口中只是「另一部《波希米亞生涯》」而已

要說清楚的是,《波希米亞生涯》並不是浦契尼竄紅之作他也不是第一次這樣與其他作曲家直接競爭,他寫於1893年的第三齣歌劇《曼儂雷斯》,是把馬斯奈十年前所用的故事重寫,馬斯奈那套配樂出色浦契尼的版本卻優秀得足以奠定他成為「威爾第的接班蕭伯納語)。《波希米亞生涯》為浦契尼展開創作生涯的全盛期,寫下三齣名歌劇,另兩齣是《托斯卡》和《蝴蝶夫人》。

蕭伯納曾經說過「歌劇是當一個男高音與一個女高音要相愛時,卻一個男中音介入阻撓。」在《波希米亞生涯》,男高音魯道夫與繡花女工咪咪確相愛的角色男中音即畫家馬卻是整套歌劇最惹人好感的角色,人人都希望在患難中有個如馬賽洛那樣的朋友。劇中的另一個女高音-風騷潑辣的慕塞塔,也不是「小三」。她不錯馬賽洛受盡折磨,卻絕對不是如她為咪咪祈禱時形容自己那麼「不值得原諒」,實情完全相反。

這劇的配也塑造得很完整:音樂家桑納德應一個古怪的英國人要求替他的鸚鵡唱歌,再毒死那隻鸚鵡,於是為幾位藝術家同伴爭取到一餐飯錢,讓大家可以外出吃聖誕大餐。哲學家哥連尼在最後一幕要拿自己的舊外衣去典當,浦契尼為他寫了一首可說是歌劇中最動人的男低音經典歌曲,讓他與依依告別。

浦契尼的音樂,不用說確是無人能及的,你不用明白台上唱些什麼,已經能夠聽出音樂要傳遞的含意。不單這樣,浦契尼還可以令你與劇中人感同身受,因為他對日常生活小節觀察入微:蠟燭會被一陣穿堂風吹熄;鎖匙丟失;兩人的手在黑暗中相握愛意萌生;愛侶吵架後和好;人餓得沒飯吃時會把衣物典當掉……,這些小節塑造出活生生的就像我們身邊認識的或想去認識的人。

《波希米亞生涯》是齣悲劇唉,又怎會不是呢?內裡的段段悠長愛情讚歌也許是有史以來最抒情動人的。不過浦契尼明白生命即使是荒謬卻也同樣是美麗,生命也許充滿悲情,但是他也加進了不少滑稽情節:例如這群藝術家兼性情中人對他們的房東班內耍詭計那段,縱使房東貪婪成性,到最後我們都有點同情他;又例如已諳人情世故的女孩慕塞塔把她那群窮藝術家朋友的賬單塞給正追求她的老色迷阿錢多羅我們在哄笑之餘也會可憐他,到底是昂貴得大家吃不起的夢梅餐廳啊!

歌詞在《波希米亞生涯》甚為重要。也許是為主角詩人,劇中充滿押韻、抑揚頓錯的句子,不時流露濃濃的詩意。最好的傷別離例子,莫過於魯道夫告訴垂死的咪咪說她美得像朝陽,咪咪說:「你用錯比喻了,應該是夕陽。」浦契尼用優雅、同情、幽默、充滿人性的手法描繪這一群平凡人,因為親切,令覺得這些是活在我們身邊的人物。曾經愛過或者盼望過愛情的人,看完這齣歌劇後,沒有不受感動的。縱使也可說正因為)《波希米亞生涯》以悲劇收場,我們才更感受到活著是多麼美好

Peter Gordon 文,KCL中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