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費加洛的婚禮》

四幕喜歌劇 | 作曲:莫札特 | 文本:洛倫佐.達.彭特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集體購票優惠:每次購買正價門票十至十九張可獲八折;二十張或以上可獲七折。

購買每張門票,只可享有上述其中一項購票優惠,請於購票時通知票務人員。

德語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劇情大綱

第一幕

費加羅和蘇姍娜正在籌備他們的婚禮。蘇姍娜將阿瑪維瓦伯爵對她打主意一事告訴費加羅,費加羅說他會對付伯爵。巴托羅醫生和他以前的管家瑪賽利娜到訪:巴托羅曾是羅西娜伯爵夫人的監護人,但費加羅暗裏令羅西娜嫁給阿瑪維瓦伯爵,巴托羅要為此報仇;瑪賽利娜則想得到費加羅的鍾愛。蘇姍娜譏笑瑪賽利娜的年紀並趕走她。

童僕凱魯比諾跟很多人調情,卻被伯爵發現,繼而尋求蘇姍娜的幫助,但他必須在伯爵前來取悅蘇姍娜的時候躲起來。巴西利奧前來管閑事,伯爵被迫躲藏,但他聽到凱魯比諾與伯爵夫人談情一事後決定露面。凱魯比諾被發現,並被伯爵懲罰去當兵。

第二幕

伯爵夫人為淡去的愛情感到失落。凱魯比諾來到的時候,伯爵夫人和蘇姍娜合力將他喬裝成一個女孩子。蘇姍娜去拿裙子的時候,伯爵前來敲門,對上了鎖的門心生懷疑。凱魯比諾於是躲進衣櫃。伯爵說他去拿工具橇門,並捉住夫人跟他一起去。

蘇姍娜叫凱魯比諾逃走,而唯一方法是從窗戶跳出去。伯爵和伯爵夫人回來開門,發現衣櫃裏是蘇姍娜而不是凱魯比諾,大感驚訝。不過,園丁很快便走過來問誰跳到他的花園裏。費加羅急才生智說是他自己。園丁取出凱魯比諾的入伍文件,費加羅在兩位女士暗示下指出文件欠缺正式蓋章。

瑪賽利娜、巴托羅和巴西利奧到來要求費加羅向瑪賽利娜償還款項,否則需按合約所寫娶她。

第三幕

蘇姍娜裝作同意與伯爵於花園見面,但伯爵偷聽到蘇姍娜告訴費加羅他「勝訴」了。伯爵驚覺自己被騙,轉而強迫費加羅娶瑪賽利娜。不過,費加羅原來兒時曾被偷走,他真正的父母是……瑪賽利娜和巴托羅。蘇姍娜誤會了這場大和解,摑了費加羅一巴,才被告知事情的真相。

蘇姍娜和伯爵夫人想好最終的計劃,寫了一封信相約伯爵於花園見面。

第四幕

蘇姍娜和伯爵夫人交換了服裝。凱魯比諾還在製造麻煩,以為蘇姍娜是伯爵夫人便跟她調情。伯爵來臨,一心向蘇姍娜求愛。這使費加羅心生妒忌,他不知道蘇姍娜和伯爵夫人的計劃,於是決定跟伯爵夫人談情 — 但費加羅不久便從對方的聲音發現是蘇姍娜,明白她們倆的點子。他繼續談情,蘇姍娜終於揭開真面目,控訴費加羅不忠。費加羅表示他一直知道對方真身是蘇姍娜。

伯爵對費加羅跟「伯爵夫人」調情怒不可遏,卻發現原來是蘇姍娜,慌忙失措。他醒覺自己被發現偷情不忠,向伯爵夫人請求寛恕。伯爵夫人原諒他,而費加羅與蘇姍娜,和瑪賽利娜與巴托羅的婚禮順利舉行。

演員

₍₁₎ 20/9 (五) | ₍₂₎ 21/9 (六)
* 承蒙香港演藝學院批准參加是次演出

藝術指導

^ 「藝術人才培育計劃」是由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

節目簡介

莫扎特的《費加羅的婚禮》是一齣富革命性的歌劇。縱使戲劇上或音樂上都有着肯定的革新,然而我只着眼於其革命性。

或許由有「壞孩子」之稱,本身亦富傳奇故事色彩的法國劇作家博馬舍於1784年,歌劇完成的前兩年上演的原故事作腳本已屬於革命性。作為錶匠之子,他善用餘暇,他不止是個錶匠,還是發明家、音樂家、外交家、間諜、出版商及在美國的革命中走私軍火,同時亦為舞台寫作劇本。

《費加羅的婚禮》是博馬舍所寫的佳作《塞爾維亞的理髮師》之續集。雖然《塞》劇的歌劇版本比其續集遲了三十年才面世,但亦因羅西尼的喜歌劇而最為人所熟識。《費加羅的婚禮》的故事以一個潛在設定作開始:阿瑪維瓦伯爵在羅西娜的窗下求愛的三年後,已然感到厭倦;於是把其目光放在羅西娜的侍女,亦正好是費加羅的未婚妻蘇珊娜身上。伯爵再不是《塞》劇裡的痴心漢,卻變成了一個專橫的權貴。他興起了封建時代初夜權的念頭,凡侍女們要結婚,主人便可行使此權利。

這是多年來邁向法國大革命的危險題材,亦因如此,經過數年與法國審查的談判之後,此劇一開始於法國喜劇院上演,便取得連續上演六十八場之票房佳績。可見博馬舍對時代的氛圍瞭如指掌。

雖然在維也納被禁,莫扎特仍然選擇此劇作其歌劇的腳本。《費加羅的婚禮》是莫扎特與意大利詞作家達.蓬特的首次合作(其後他繼續為唐喬望尼及女人皆如此作詞)。達.蓬特把明目張膽的政治材料刪除,費加羅對貴族的謾罵,在詠嘆調《張開你的眼睛》中,以對善變女性的抱怨取代。

所有的喜劇不論伏線再多,故事奇峰突出和情感浪漫,階級的鬥爭仍然難以視而不見。《費加羅的婚禮》在現今社會縱使時局稍有不同,但仍然切合。一個男上司要求發生曖昧關係,女員工只能托辭推搪來保護自己免於陷入不自願的窘境。這些我們都從哪裡聽過?

對於這些題材,我們無從得知莫扎特是怎樣想的,但從其音樂上的抒情性來看,他清晰的把這劇視之為一個人性化的故事。歌劇以費加羅溫韾的場景作開始,在歌曲《五、十、二十、三十…》中,他為安放新床,仔細量度他和蘇珊娜獲贈的新房(這亦暗示了費加羅已從雜工變為伯爵的全職侍從)。蘇珊娜則要他留意自己親手為婚禮準備的帽子。歌劇充滿着間奏曲般的音樂來刻畫出簡單的生活。

從多方面看,歌劇都是新穎的,莫扎特和達.蓬特似乎都將巴洛克拋諸腦後,從博馬舍到達.蓬特,為日後的音樂劇場—意大利的「即興喜劇」邁出闊步。費加羅是「即興喜劇」中丑角的化身,是愚弄主人的聰明僕人(並不經常完全受到同情來描寫),而蘇珊娜就是哥倫比亞,一個並不如外表單純的甜美女子。但在莫扎特和達.蓬特的手中,這些特有的角色變得完整,充滿了熱情、忿怒、希望和焦慮等情感。

達.蓬特和莫扎特明顯的喜歡在歌詞和音樂中尋樂趣。當蘇珊娜以為費加羅要娶瑪賽利娜而拋棄她,她怒了(猶其是她已籌得足夠金錢,贖回情敵威逼費加羅的婚姻合約)。瑪賽利娜剛發現費加羅是她失散多年的兒子,在蘇珊娜並不知情下,費加羅意圖在《聽啊,愛人》一曲中解釋,蘇珊娜反以《你給我聽着》打罵着回應。(意大利文中的 “sentire”可以解作聆聽或感受,這是語帶雙關,費加羅要一邊「聽着」,一邊「感受」着愛人的追打。)

她之後假裝順從伯爵到花園幽會的心意:「妳會來嗎?」—「是的」;「妳不會來遲吧?」—「不會」;直至伯爵開始有點逼切了,她顧意混淆她的是與否來撥亂反正。

這部有二百三十年歷史的作品,有着所有歌劇中最為含糊的性別情節。侍從凱魯比諾一角是由女中音反串飾演的,男性化的情節和衣着都實屬意料之內。然而,蘇珊娜和伯爵夫人在第二幕中,把本已是女扮男裝的角色,在戲裡再次裝扮成一名女子,並對他的女性特質評頭品足一番(或許這就是她?)。之後,本應已到軍隊報到的凱魯比諾,扮成女子出現在伯爵面前。

在最後一場,蘇珊娜和伯爵夫人已交換衣着,費加羅認出了假扮伯爵夫人的蘇珊娜的聲音,並繼續假意追求女主人—這又給自己賺來一頓痛打。故事以開心結終:蘇珊娜終於能在沒有任何社會約束下與費加羅共諧連理;年少輕狂的凱魯比諾與巴巴麗娜步向穩定的婚姻;而伯爵和羅西娜亦冰釋前嫌—大團圓結局是最後大合唱帶給我們的想法。

然而,莫扎特的心思從不簡單:這歌劇完結時,潛藏着一重難以言喻的悲哀。伯爵夫人相隔多年,終於再次聽到丈夫的綿綿情話,可惜卻是說給假扮成蘇珊娜的自己聽的。他被逮着時道歉。她除了原諒他還能如何?

唯盼費加羅能證明自己是個比主人更好的男人。

原文︰高博德 Peter Gordon
中文翻譯︰戴俊彬Bastien T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