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愛情靈藥》(半舞台版)

兩幕喜歌劇 | 作曲:唐尼采蒂 | 劇本:羅曼尼
合辦單位:廣州交響樂團

地點:星海音樂廳<br />日期:16/6/2017 (五)

節目長約兩小時 (包括二十分鐘中場休息)
意大利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劇情大綱

第一幕

一個晴朗的夏日,在一村莊裏,村民正在樹蔭下休憩,避過中午炎熱的太陽。富有的農莊女主人阿蒂娜在一旁看書。青年奈莫利諾仰慕阿蒂娜已久,因品性單純,一直未能得到她半分顏色,只得在遠處望着的倩影興嘆阿蒂娜讀的是《崔斯坦與伊索迪》的故事,看到有趣之處,不禁笑出聲來,並將這個有關王后與騎士因服了愛情靈藥而情不自禁墮入愛河的故事,向她的好朋友珍內塔和其他村民轉述。忽然軍鼓聲響起,貝科萊率領的兵隊來到農莊貝科萊自比為《木馬屠城記》中的英俊王子,對阿蒂娜一見鍾情,並立即求婚。阿蒂娜拒絕他追求,只是邀請軍人到村莊廣場進點小食。貝科萊一離開,奈莫利諾立刻向阿蒂娜示愛阿蒂娜婉拒,囑他到鎮上探望他患病的伯父。

招搖撞騙的江湖郎中杜卡馬拉來到村中。他聲稱有靈藥可治百病,那管是皺紋、糖尿病、還是癱瘓。奈莫利諾問他可有傳說中伊索迪的愛情靈藥。杜卡馬拉自詡他正是發明人,然後趕快將一瓶廉價酒賣給奈莫利諾,騙他說那就是著名的愛情靈藥,保証一天後生效。奈莫利諾把酒喝光後興奮不已,唱起歌跳起舞來。他深信藥已生效,明天阿蒂娜便會愛上他,更假裝對她冷漠,刻意激怒她,阿蒂娜一氣之下,答應和貝科萊六天後結婚。奈莫利諾聞訊哈哈大笑,認定一天後情勢便會逆轉。阿蒂娜怒不可遏,決定把婚禮提前在當晚舉行。奈莫利諾嚇得即時清醒過來,懇求她把婚禮推遲一天,但阿蒂娜和眾人只是取笑他,同時着手準備婚禮。

第二幕

婚宴如火如荼進行,村民歡呼飲酒跳舞。杜卡馬拉和阿蒂娜表演了一首船歌二重唱。阿蒂娜奈莫利諾沒有來,未能向他示威報復她早前受到的侮慢,因而大感失望。公証人進場,眾人跟着去見証婚書簽約。愁容滿面的奈莫利諾上場,杜卡馬拉勸他再服更大劑量的愛情靈藥,可是他已身無分文。貝科萊來到,他因阿蒂娜改變主意要推遲婚禮而慨嘆女人善變,知悉奈莫利諾的困境,便游說他參軍,說當兵既有酬勞,又光宗耀祖。為了有錢買靈藥,奈莫利諾簽下賣身契。

村裏的姑娘聽說奈莫利諾伯父過世了,留下一大筆遺產給便忽然覺得他很有吸引力。奈莫利諾剛喝光第二瓶酒,以為眾女突然向他大獻殷勤是靈藥生效之故。阿蒂娜知悉奈莫利諾為她賣身給軍隊後,才認識誰是她至愛,並因後悔以前待慢他而暗地裏流下一滴眼淚。杜卡馬拉提議她服愛情藥,阿蒂娜深信單憑自己的魅力和美顏,必可贏得愛情和幸福。奈莫利諾看見阿蒂娜珠淚偷彈,又親手遞上她從貝科萊贖回的賣身契,大受感動。她終於表明愛意,二人熱烈擁抱。貝科萊雖失意,但以「天涯何處無芳草」開解自己。村民蜂擁而上,搶購杜卡馬拉的愛情靈藥。

演員

藝術指導

導演隨筆

唐尼采蒂 (一七九七~一八四八)

唐尼采蒂一七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生於意大利北部的貝加慕,家境清貧,但有幸很早已給人發現他的音樂天分,九歲即獲准豁免學費入讀邁耶辦的慈善音樂學校。邁耶是百花聖母教堂的教堂樂正,也是位備受敬重的作曲家,他一直對唐尼采蒂的音樂教育殷殷垂問,除擔任他的老師外,也事事襄助,關懷備至,為他開展音樂事業。

唐尼采蒂憑一部《格拉納達佐拉伊德》開始嶄露頭角。這套歌劇於一八二二年在羅馬首演,成績不俗,得到當時歌劇界內很有影響力的劇院經理人白巴雅垂青。白巴雅與他簽了一份合同,把他帶到拿坡里。此後八年唐尼采蒂不斷試驗各式創作,寫下大量作品,總計有二十二套歌劇之多,其中有備受歡迎,也有成績平平。

直至一八三年,唐尼采蒂的《安妮博林》在米蘭首演,大收旺場,他的事業才開始有轉機。從意大利各家大劇院的委約紛至沓來,唐尼采蒂的名聲也傳遍歐洲。隨後八年這位筆耕不輟的作曲家共寫了二十四部歌劇,其中包括他最有名的傑作《愛情靈藥》、《魯克蕾齊亞波吉亞》、《英宮恨》,以及《嵐嶺痴盟》。

拿破崙統治結束後,意大利四分五裂,受教廷、貴族、外國王權強力箝制的專政統治。一八三年代後期,唐尼采蒂的事業並不順遂,不斷要為作品上演的問題而與審查機關抗爭周旋。他有多齣劇力萬鈞的作品,都是以古代王侯或宗教人物為題材,因此經常不獲准公演,除非他肯大幅修改。一八三八年,唐尼采蒂的《普利烏托》被拿坡里國王下令禁演,令他終於下定決心移居巴黎,那兒有更響亮的名聲、更豐厚的收入、更廣大的創作自由等着他。

唐尼采蒂抵達時,巴黎正是歐洲文化之都,唐尼采蒂在巴黎完成的第一部歌劇作品《軍團的女兒》於一八四年二月十一日在喜歌劇院上演,立即叫好叫座,而且越演越旺。同年十二月,《寵姬》在巴黎歌劇院開演。那時唐尼采蒂才四十三歲,正處於創作高峰。兩年後,他接到一份委約,請他為維也納創作一套歌劇,這就是被視為他成熟期傑作的《村女蓮黛》,成績之佳,令奧地利國皇立即委任他為宮廷作曲家和皇家教堂的樂長,之前莫扎特也曾出任過這些職位。

其後三年,唐尼采蒂往來於巴黎和維也納之間,偶爾也會到米蘭和羅馬,上演他的新作和法文作品的意大利文改編版。一八四三年,他為巴黎的意大利劇院創作了他最後一套傳世喜劇《老柏思春》。

唐尼采蒂晚年身體和精神都急劇衰退,令他深受折磨。一八四六年,他衰萎得更厲害,不得不住進療養院。後來他被帶回到家鄉貝加慕,一八四八年四月撒手塵寰。

唐尼采蒂共寫下了六十五套歌劇,其中六套一直無間斷地經常在全球上演,且是熱門之選。自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起,國際間興起一股重演唐尼采蒂作品的熱潮,推動人盡是名重一時的學者、指揮家和大歌唱家如卡拉斯、修德蘭、蕭爾絲、卡芭耶等人。

今日,唐尼采蒂被公認為西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歌劇作曲家之一,榮譽永垂不朽。

©盧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