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蝴蝶夫人》

三幕歌劇 | 作曲:普契尼 | 文本:依力卡佐科沙

  • 7/12 (五), 7:45PM
  • 8/12 (六), 7:45PM
  • 9/12 (日), 2:30PM / 7:45PM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集體購票優惠:每次購買正價門票十至十九張可獲八折;二十張或以上可獲七折。

購買每張門票,只可享有上述其中一項購票優惠,請於購票時通知票務人員。

節目長約兩小時四十二五分鐘 (包括兩次十五分鐘的中場休息)
意大利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非凡美樂上演新的蝴蝶夫人作,指揮將由世界著名的廖國敏擔任,並由香港的原創劇場導演盧景文呈獻。蝴蝶夫人將由著名的大都會歌劇藝術家李相恩和新星李明珠共同演繹。兩位頂級抒情歌手Dominick ChenesJeffrey Hartman將擔任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超過150名專業藝術家,歌唱家,音樂家和戲劇從業者將合作將這個動人的悲劇故事獻上,讓您細心享受和欣賞。

劇情大綱

第一幕

在長崎港一個山上,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正巡視他從婚姻掮客五郎租回來的新居。五郎介紹一位名叫蝴蝶的藝妓女子作他的妻子。平克頓對著美國領事夏普列斯暢談他盡情歡樂的人生哲學。他見過蝴蝶,深深地被她的美貌吸引著,更加強與她結婚的意念。夏普列斯警告他說日本女子重視婚姻的承諾,勸他不要如此狂妄。平克頓不理會勸告,並補充說有一天他將另娶「真正」的美國妻子。這時蝴蝶歡欣的歌聲從遠而至,在朋友的簇擁下來到屋前,蝴蝶告訴平克頓她當藝妓的經過,完全是因為家境衰落的緣故。不久,她的親人到來,大家七嘴八舌地發表對這椿婚事的意見。趁著大家都靜下來的時間,蝴蝶向平克頓展示她僅有的財物,並透露已為平克頓而改信基督教。在熱鬧的婚禮中,平克頓和蝴蝶由御吏作見證,結為夫妻,賓客們舉杯祝賀。喜宴中,蝴蝶的長輩坊主突然來臨,斥責她不應為此異國人而叛教。平克頓憤怒地命令坊主及眾人離去。蝴蝶傷心而泣,平克頓溫柔地安慰她,並替她抹乾淚水。暮色四合,在女僕鈴木的幫助下,蝴蝶穿上一襲純白色的和服與熱情的平克頓漫步在灑滿星光的庭院裏表達彼此的愛意。

第二幕

三年後,蝴蝶仍默默地等待丈夫重回她的懷抱。鈴木在菩薩像前為女主人祈禱,蝴蝶則目不轉睛地望著海港。鈴木勸蝴蝶再婚,因為平克頓不會再來。蝴蝶卻以堅毅無比的信心回答鈴木,並說在一個晴朗的日子裏,平克頓的船艦將在水平線上重現。美國領事帶來平克頓的信給蝴蝶,但未及告知蝴蝶信中內容,掮客五郎帶了一個富豪山鳥大人來向蝴蝶求婚,蝴蝶以有夫之婦的身分,對他們置之不理,並堅持她的美籍丈夫絕不會拋棄她。當二人離去後,夏普列斯把信讀出,並問她如果平克頓離棄她時將何以處之。蝴蝶驕傲地把他倆的愛情結晶品抱了過來,說當平克頓知道他有個兒子時,他肯定會重回她身旁。夏普列斯受了蝴蝶真情的感動,不忍心把平克頓再婚的消息向她透露,結果悄然離去。蝴蝶忽然聽到港內傳來炮聲,急取望遠鏡眺望,見到平克頓的船艦回來了。蝴蝶歡欣若狂,與鈴木把全屋散滿鮮花。夜幕低垂,蝴蝶穿上結婚時穿的禮服,與她的兒子和僕人鈴木等候丈夫的歸來。

第三幕

天亮了,鈴木勸蝴蝶回房休息。蝴蝶一面哼著搖籃曲,一面抱著兒子回房。不久,夏普列斯、平克頓和他的新婚妻子凱蒂來到。當鈴木了解實情後,失望得幾乎崩潰了。為了替女主人著想,鈴木答應用委婉的方法把這件事向蝴蝶揭露。平克頓心中充滿悔意,向溫馨的回憶道別。平克頓走後,蝴蝶衝了出來,她看不到心上人,卻見領事與一個陌生美國女人,她立刻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蝴蝶答應交出兒子,只要孩子的父親回來帶走他。蝴蝶把鈴木差遣離去,取出一把匕首跪在佛像面前。當蝴蝶正要持劍自刎之時,鈴木讓兒子走進來。她哀傷地向小孩訣別,著他到外面去玩耍,然後刺項自盡。遠處傳來平克頓喚著蝴蝶的呼聲。

演員

₍₁₎ 7/12, 7:45PM | ₍₂₎ 8/12, 7:45PM | ₍₃₎ 9/12, 2:30PM | ₍₄₎ 9/12, 7:45PM

藝術指導

* 承蒙香港芭蕾舞團批准參加是次演出

導演隨筆

《蝴蝶夫人》和契尼一鳴驚人的《托斯卡》一樣,是契尼到劇院看過戲劇後而面世的歌劇。作曲家於一九零零到倫敦星期,協助排演在十二日於皇家歌劇院上演的《托斯卡》時,獲邀到約克公爵劇院欣賞兩齣獨幕劇,其中一齣便是《蝴蝶夫人》

契尼除意大利文外,其他語言並不流利,儘管難以理解片言隻字,他也感動流淚。並於落幕時趕往後台,向美國劇作家貝拉斯高求取改編歌劇的版權。

貝拉斯高當時是立刻答允的,他於數年後憶述說:要與一個雙眼含淚、雙手擁着你的熱情意大利人磋商是不可能的。

改編工作歷時近四年之久,這個的東西方愛情故事於一九零四月在米蘭史拉加歌劇院首演。首演並不如理想,在一片喧嘩謾罵中,慘敗收場契尼立即取消米蘭隨後的演出。

作曲家隨即着手作出大幅修改,歌劇並於數月後在布雷西亞城再度上演,觀眾要求次加演重唱三十二次謝幕,大獲成功。

***

這故事可追朔到由法國作家羅逖於一八八七年所寫的自傳式小說《菊夫人》,當中描述年輕的海軍軍官在日本長崎駐守時,與一名藝妓的短暫婚姻。

當時的法國受日本美學影響;和服、紙扇、漆木、絲綢及銅器充斥歐洲,影響着大眾的風味和文化。法國的印象主義者都紛紛收藏日本的木刻。羅逖的小說一樣,梵高的畫風亦受到日本浮世繪所影響

《菊夫人》的成功,意味着它很快便會有英文譯本。法國作曲家梅薩傑於一八九三年將故事改編成歌劇。梅薩傑並不是首位法國作曲家把日本題材寫成歌劇:聖的《黃衣公主》一八七二年首演。其他國家有:一八八五年英國吉伯特與薩利文的《日本天皇》和一八九八年意大利馬斯卡尼《伊麗絲》

然而,契尼的歌劇或許並不是取材自進口歐洲的異文化,而是美國律師隆恩於一八九八年在世紀雜誌刊登的同名著作。著作雖是根據其妹妹珍尼,憶述和丈夫於日本宣教時的故事,但故事的相同之處顯示隆恩應讀過羅逖的早期作品。無論如何,是隆恩把蝴蝶和平克頓介紹給世界,透過貝拉斯高的戲劇推介,成為契尼《蝴蝶夫人》的創作來源。

***

歌劇開始時,美藉海軍軍官平克頓在長崎留守。為了自娛,他買了一所房子和一位十五歲的妻子,條款靈活,逐月延期更新。世故的美國領事夏普列斯試着警告他女子重視婚姻承諾 改信基督教。平克頓不予理會,並說有一天他將另娶「真正」的美國妻子。

婚禮被蝴蝶的長輩坊主的突然到訪打斷,他責蝴蝶背棄傳統。但契尼以最美的愛情二重唱結束第一幕:或許我們都盼望,平克頓到最後也是愛着她的。

不論是與否,平克頓的生命和前途是不可變的。他隨船離開,蝴蝶帶着被平克頓遺棄的金髮孩子苦候他歸來。三年後,平克頓終於歸來,但並不是獨自一人,因而帶出了音樂劇場內令人心碎的一幕

***

很難否認《蝴蝶夫人》是東方主義下從西方人眼中看亞洲所產生的不大清楚究竟這歌劇對民族主義的控訴或是戲劇的橋段。控訴大都基於劇中蝴蝶描寫成封建制度下順服的附屬。歌劇從不缺自我犧牲或是受盡拆磨的女角,如《弄臣》中的吉爾達、《露易莎.米勒修女安潔麗卡》中的同名角色及《浮士德》中的瑪格烈特等,但沒有一個是亞洲人。契尼的另一位亞洲烈女,決不屈服於人前的杜蘭朵

令人懷疑的是平克頓內在有着東方的封建思想,而從不忌諱。這是否如作曲家所想的還有證實。實際上,平克頓被刻劃成一個醜化了的外藉白人男子,在亞洲有特權、自我中心這或閱讀成一個反西方、反帝國主義的訊息。就算是體貼的夏普列斯,也是聳聳肩膀的同謀,當知道「該死的平克頓」把爛攤子留給他收拾時,他只是表示反對而已

值得一記的是《蝴蝶夫人》並不經常如首演時一樣,把時間設定為「當代」:歌劇只是觀眾們當下看到正在發生的事。在史拉加歌劇院的原版中,平克頓更為可憎,不單對新親友們揶揄,沒有現今第三幕裡後悔自省的詠嘆調「別了,充滿鮮花的家」;告訴美國領事夏普列斯給蝴蝶金錢便轉身離去了。

蝴蝶這角色啟發了無數音樂劇、劇場、電影和文學上的後續。她是誰?她是天真嬌弱、跳出了日本風情畫,被平克頓看中的美女,還是一隻被騙又擔心自己如標本一樣被西方人釘着蝴蝶又或她是三個人之中,唯一有骨氣的年輕女子,擔起所有背棄宗族傳統帶來的後果?人們能把歌劇一看再看,但都沒法得出肯定答案

不管契尼結合了真正的日本旋律以達到音樂上的寫實主義,除了「蝴蝶夫人」這個元素之外,整套歌劇並非講述日本。故事可以是講述一個年輕母親將要作出最艱難的犧牲:因社會壓力而被放棄親兒。契尼數年後於《修女安潔麗卡》中再用到這題材,場景雖然設於修院,但或許並不是講述修女的故事。

《蝴蝶夫人》在亞洲上演總能讓人產生共鳴,像是切膚之痛到這裡,故事少了異國風情,看起來更獨特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