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風流寡婦》

輕歌劇 | 音樂:法蘭茲.雷哈爾 | 文本:維多.里安 李奧.舒坦

  • 6/12 (五), 7:45PM
  • 7/12 (六), 2:30PM / 7:45PM
  • 8/12 (日), 2:30PM

設有六十歲或以上高齡人士、殘疾人士及看護人、全日制學生及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受惠人士半價優惠 (綜援受惠人士優惠先到先得,額滿即止)。

集體購票優惠:每次購買正價門票十至十九張可獲八折;二十張或以上可獲七折。

購買每張門票,只可享有上述其中一項購票優惠,請於購票時通知票務人員。

節目長約兩小時十分鐘.
英文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維也納輕歌劇的模式及音樂結構,都深受由奧芬巴赫發展的法國詼諧歌劇所影響。它的根源,可追溯至德國歌唱話劇及意大利喜歌劇,前者被莫札特發揚光大,後者則以羅西尼為最傑出的代表。維也納輕歌劇很快成為當地市民所歡迎的娛樂節目,在19 世紀下半葉極為流行, 作曲家如蘇佩及小約翰.史特勞斯筆下出產了一些藝術價值頗高的作品。圓舞曲大王小約翰.史特勞斯於1874 年寫成的《蝙蝠》,尤成為膾炙人口的輕歌劇作品,在他之後的新一代作曲家中,出現了雷哈爾,他1905 年的《風流寡婦》則被公認為輕歌劇劇目中永垂不朽。

劇情大綱

第一幕 龐特維多駐巴黎使館

在巴爾幹半島的小國龐特維多駐巴黎公使館內,特使札塔男爵主持晚會,為統治祖國的親王祝壽。他當晚的特別嘉賓,是風情萬種的寡婦安娜.葛拉華利;所有男賓客都渴望得到她的芳心,正因這位雍容華貴的女士,也擁有巨大的財富。若安娜再婚而嫁給外國人的話,她的財富便會調離祖國,這將立刻使龐特維多陷入破產的悲慘命運。札塔遂身負重任,確保安娜會嫁給一個本國人,在書記聶古斯的襄助下,札塔計劃說服使館秘書丹尼路伯爵去追求風流寡婦,丹尼路是巴黎夜生活的情場聖手,料他必然樂於接受這任命。
原來安娜與丹尼路早已相識,當她還是一名貧農女兒而他還是一名年青軍官時,他們早就深愛對方,後來丹尼路家人因安娜身份卑微而加以反對,鴛鴦被逼拆散。安娜嫁給了銀行巨頭葛拉華利後,一夜之間,飛上枝頭變鳳凰。現在安娜與丹尼路重逢,百感交集。他們仍深愛對方,但破碎的心,加上個人的自尊與高傲,令愛火難以重燃。安娜說現在所有人均因著她有錢而向她宣愛,丹尼路即回應,他並非那一類拜金之人,所以他發誓不向安娜說一句「我愛你」。丹尼路成功地調走於舞會中圍繞安娜的狂蜂浪蝶,在一片維也納圓舞曲的曼妙音樂中,兩人翩翩起舞,似乎愛火重燃有望。

第二幕 安娜府邸之花園舞會

安娜邀請了使館晚會的所有賓客到她府中的花園舞會作客,這是以龐特維多的民族服裝、歌曲及舞蹈為特色的一個舞會;安娜與丹尼路之間的兩性角鬥仍熾熱持續。此時,札塔的年輕妻子華倫倩被法國貴族青年卡繆熱烈追求,華倫倩既鍾情卡繆,但又要維持特使夫人的尊嚴,半推半就間,卡繆以一首甜蜜的情歌,將華倫倩牽引至花園內的小密室中,好奇的札塔聞說有人在密室內偷情,按捺不住從房門的匙孔瞥了一眼,赫見自己的妻子在內。安娜為解困,立即從後門進入密室,取代了華倫倩的位置。一陣擾攘,安娜乘機向丹尼路施加壓力,她宣告要嫁給卡繆。丹尼路妒火中燒憤然離去,安娜心會丹尼路對她的愛。

第三幕 巴黎「美仙」歌舞夜總會

安娜一心要與丹尼路修好,她又舉行一次舞會,地點是醉人的歌舞夜總會「美仙」,在一場富麗堂皇的《金與銀圓舞曲》的演出後,華倫倩與「美仙」的風騷舞女們一起跳肯肯舞。丹尼路來了,他要阻止安娜下嫁卡繆,安娜這時才告訴他,她根本不是在花園小樓中與卡繆幽會的女郎,兩人此時再難按捺心中愛意。有情人終成眷屬,國家的經濟又得以保障,眾人一起唱出心聲:女人是多麼難理解的動物。

演員

₍₁₎ 6-7/12, 7:45PM | ₍₂₎ 7-8/12, 2:30PM
^承蒙香港芭蕾舞團批准參加是次演出

藝術指導

導演隨筆

維也納輕歌劇的不朽傑作

維也納輕歌劇的模式及音樂結構,都深受由奧芬巴赫發展的法國詼諧歌劇所影響。它的根源,可追溯至德國歌唱話劇及意大利喜歌劇,前者被莫札特發揚光大,後者則以羅西尼為最傑出的代表。維也納輕歌劇很快成為當地市民所歡迎的娛樂節目,在19 世紀下半葉極為流行, 作曲家如蘇佩及小約翰.史特勞斯筆下出產了一些藝術價值頗高的作品。圓舞曲大王小約翰.史特勞斯於1874 年寫成的《蝙蝠》,尤成為膾炙人口的輕歌劇作品,在他之後的新一代作曲家中,出現了雷哈爾,他1905 年的《風流寡婦》則被公認為輕歌劇劇目中永垂不朽。

《風流寡婦》的成功,基本上在於雷哈爾極富原創性的音樂才華。整套作品是一連串的美妙旋律,它們甜美、清新、靈巧、充滿感情且生氣勃勃,而每首歌曲、舞曲、重唱或合唱曲也絕非單單是養耳的旋律,它們其實充滿神來之筆,展示了極富靈氣的和聲、對位法及配器法的運用。每一個角色,每一段劇情,都由最貼切的音樂來表達,劇情的發展,亦因著有力而流暢自然的音樂,得到更精確微妙的傳送。

《風流寡婦》的劇本是兩位劇作家里安及斯坦合創的,故事取材於一齣法國喜劇,再加插一些精妙劇情,又在浪漫的巴黎氣息中增添了迷人的巴爾幹半島小國風情,雷哈爾擅用劇本賦予的機會,創出一些富有民族色彩及極趨勢時尚的舞蹈音樂。當時盛行的輕歌劇,大多數皆屬於故事牽強且內容荒謬的一類。《風流寡婦》的優越之處,除了醉人的音樂之外,是它的劇情發展合情合理,並透出細緻的幽默感,每一角色心理狀況及行為能令人產生共鳴,有血有肉得來,有真實感情。

《風流寡婦》有多首膾炙人口的名曲:安娜與丹尼路的愛情二重唱中那經典的圓舞曲旋律,他們各自上場亮相的獨唱曲,卡繆迷人的《浪漫曲》,安娜的《菲麗雅之歌》,華朗倩的《肯肯舞曲》,還有一首活潑佻皮的七重唱《女人莫測》。今次的演出還特別加入了一首雷哈爾早期的著名作品《金與銀圓舞曲》,用以配襯第三幕中璀璨的舞蹈場景。雷哈爾後期歌劇作品《朱迪姐》中一首優美的詠嘆調「紅唇熱吻」則被改編成華倫倩與卡繆的「告別二重唱」,令第三幕的劇情和音樂都生色不少。

《風流寡婦》曾被多次拍成電影,現在市面已有多個鐳射錄音版本及錄影版本出售。

原文: 盧景文
中譯: 陳鈞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