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流水行雲:東西音樂對話

地點:英國倫敦 史密斯廣場聖約翰堂
日期:7/7/2017 (五) 7:30PM
聯辦節目

Opening 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HKADC)’s Hong Kong Music Series in London, an accredited event celebrating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HKSAR), is a concert organised by Musica Viva.

The theme of Music Interflow – a Dialogue of Two Cultures emphasises the complementary and contrasting nature of the repertoire, which represents both Chinese and British cultural heritage. It brings together both well-established and also emerging talents from Hong Kong’s musicians.

This brilliant display of virtuosity offers a selection of classical and contemporary works written for ancient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instruments, including both British and Hong Kong pieces, performed by highly accomplished and cross-cultural musicians versed in both eastern and western traditions. The concert ends with an ensemble work inspired by the poetry of Percy Bysshe Shelley.

Musica Viva, a music organisation supported by the HKADC under its grants award system, curates a perfect introduction to Hong Kong Music Series, which also marks the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Hong Kong and British citizens.

曲目

中樂三重奏:風格迥異三部曲

呂文成 – 醒獅
呂文成 – 步步高
陳文達 – 驚濤
許菱子, 古箏; 何兆昌, 笛子; 陳璧沁, 二胡

呂文成是廣東地區多產的音樂大師。《醒獅》寫於1931年,是首有着雄赳赳和壯麗旋律的快板進行曲。當時正值日本侵華期間,中華民族被嘲為睡獅。呂文成藉這首進行曲振奮國人的抗戰精神,並向全世界宣布:「這獅子已醒來了。」

創作於1932年,《步步高》曲如其名,節奏激昂,旋律輕快,層層遞增。旋律疊起疊落,給人以奮發上進的積極意義。呂文成最初以四拍子譜寫此曲,至五十年代,由指揮家彭修文改編成二拍子的舞曲。

陳文達於1936年創作《驚濤》,時中國正面對列強侵略。有着民族主義的愛國思緒,作曲家以此曲來激勵民眾,在政治動盪的時刻要堅定,克服困難,勇往直前。樂曲中的明確升降能感受出力量與尊嚴。

椰胡獨奏

崔蔚林 – 禪院鐘聲
陳璧沁, 椰胡; 許菱子, 古箏; 何兆昌, 笛子

禪院鐘聲於1939年由崔蔚林根據一首洞簫的古調而創作;靈感來自九龍榕樹頭一所禪院的鐘聲。和應着鐘聲,音樂刻畫出空虛、寂寞及對生命的幻滅感覺。此曲能為聽眾帶來抽離和默想的感觸,同時亦表達出一種略帶憂愁和忿怒的傷感。

林樂培:中文藝術歌曲──李白夜詩三首, Op.6

I. 夜思
II. 月下獨酌
III. 子夜秋歌
林穎穎, 女高音; 黃歷琛, 鋼琴

林樂培出生於澳門,是香港現代中國音樂被受尊祟的先驅之一。他曾受聘於香港大學為駐校作曲家;曾兩度成為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金帆獎得主。他亦是亞洲作曲家同盟、香港作曲家聯會及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創會主席。林樂培於加拿大、美國及德國研讀音樂。由1964至1994年間,他於香港創作、指揮、教學及為電視電台製作音樂節目。他的新中國音樂成功將新派作曲技巧注入傳統情感之中。他的音樂在五十多個城市演奏,年青音樂家亦受其音樂所影響。

《李白夜詩三首》作品6是林樂培的早期作品,是他於1957年在荷里活隨羅沙學習時寫成。當時他已立志將中國音樂現代化,他一直以此為主要目標並獲得驕人成就。這套作品將唐朝大詩人李白的三首短詩譜曲。樂曲情感動人,帶着懷念故鄉、友情和戀人的愁思。

古箏獨奏

婁樹華 – 漁舟唱晚
麥偉鑄 – 自在山雲間
許菱子, 古箏

《漁舟唱晚》取自唐代詩人王勃《滕王閣序》中:“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的詩句。此曲是古箏名家婁樹華的傑作之一,描繪在夕陽西下,漁人悠然自得,滿載而歸的情景。樂曲可分為三個部份,第一部份,用舒緩典雅的慢板奏出悠揚如歌的旋律;第二部份是漁人蕩槳歸舟時,無拘無束的唱着歡樂之歌;第三部份刻畫了蕩槳聲和浪花飛濺的情景。樂曲以江面上重歸寧靜作結。

麥偉鑄出生於香港,先後於香港、美國及西班牙主修作曲及電子音樂。他的作品包括中西樂隊、戲劇、舞蹈、電子和多媒體。並接受委約為多個國際及本地專業表演團體作曲。他積極參與專業事務,包括推動音樂創作,及相關的教育活動。現為香港作曲家聯會的理事,亦經常擔任課程顧問、比賽評判及負責音樂節之監製和策劃工作。 他目前於香港演藝學院任職作曲及電子音樂系主任。

《自在山雲間》是麥偉鑄最近寫給古箏的新作。此曲的構思是作者以藝術形式,表達對美麗大自然的欣賞之情;樂曲是作者平衡動與靜的實踐,亦是對人生態度的一種表達。敬亭山是永恆存在的象征,山峰藏於聚散不定的雲霧中,從不受騷擾。

班傑明.布瑞頓:聲樂二重唱三首

母之慰籍
低垂的柳樹下
搖籃曲
林穎穎, 女高音; 連皓忻, 女中音; 黃歷琛, 鋼琴

布列頓於1913英國東部洛斯托夫特小出生八歲習琴。於十一歲諾維奇欣賞了布里奇的交響詩《海洋》,驚喜萬分。其後更隨布里奇學習作曲,自皇家音樂學院畢業後,他成功發展為偉大的作曲家。他與男高音彼得·皮爾斯創辦了著名的「奧爾德堡藝術節」,對英國音樂的發展有着不可忽視的影響。

搖籃曲》是英國詩人布萊克於1789年所作的《純真之歌》中的一首。1947年,布列頓將歌曲納入其聯篇歌曲《搖籃曲的魅力》之中,是五首歌曲中的一首此曲是布列頓為伊雲絲所寫,並由她於1948年1月作首演。這是布列頓為布萊克詩詞譜曲,眾多作品的一首,此曲描述母親對孩子的愛,在孩子熟睡時,在他臉上看到基督的聖容。布列頓的這個作品以緩和的對位編織在聲部之中。

《母之慰籍》布列頓於1936年所寫的兩首敘事二重唱之一,斯萊特作詞。在這之前一年,布列頓剛開始為「英國皇家郵政總局電影部」創作電影配樂。歌詞細味着戀人們的關係和交流。布列頓蕭瑟的音樂是最好的意境寫照

《低垂的柳樹下》同是寫於1936年,是詩人奧登《平靜湖水中的魚》中的第六首,亦是奧登於一年前布列頓見面時贈送給他的。布列頓在其1936年11月17日的日記中以「維多利亞式的淡雅氣氛」形容此曲。布列頓用緊密配置的和聲作開端,接着是聲部樂句不多的抒情樂段。再回到鮮明的首個樂段,以緊密和聲型造出一個巧妙的結尾。

徐美玲:鋼琴聯彈兩首──選自《陰陽鋼琴小品六首》

I.
II.
III.
IV.
V.
VI.
羅乃新、吳美樂:鋼琴二重奏

1993 年,徐美玲出生於哈薩克斯坦,在香港長大,是個年輕得獎作曲家及鋼琴家,她的多樣文化背景啟發了她在其音樂中加入中西和歐亞元素。她取得《香港賽馬會獎學金》,於香港中文大學考獲一級榮譽文學士。其後由《香港卓越獎學金》全額資助於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完成音樂碩士創作課程。她亦是啟新書院音樂獎學金、AIG 香港獎學金、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獎學金及胡格非畢業生海外深造紀念獎學金之得主。美玲的良師包括盧景文教授、米爾斯坦教授、陳偉光教授、李允琪教授和盧厚敏博士。她隨其母親楊契諾娃博士及羅乃新女士習琴。她曾與香港創樂團、羅曼四重奏、竹韻小集、英國的 Lontano 及 Ivory Duo合作,倫敦藝術電台亦有播出她的作品。此外,她曾獲邀出席在越南舉行的亞洲作曲家同盟音樂節及在俄羅斯舉行的亞洲-歐洲新音樂節。

受道家思想及其陰陽二元論啟發,這組曲是以不同作曲技巧,創造:水與火、地與氣及黑與光三對相反元素對比的驗證。這作品是作者對鋼琴描繪能力的磡探,同時亦是作者實驗以鋼琴的音調、音色、音域、織體、強弱和踏板功能,於小品之中營造出最大的對比。

古斯塔夫.霍爾斯特:鋼琴聯彈兩樂章──選自《行星組曲》(原曲雙鋼琴版本)

I. 火星 – 戰爭使者
IV. 木星 – 歡樂使者
羅乃新、吳美樂:鋼琴二重奏

霍爾斯特出生於音樂世家,跟隨既是鋼琴家亦是管風琴家的父親習琴。在學期間已開始於英國卓特咸作曲及指揮合唱團。右手患有神經痛的他不可能成為鋼琴家,故此,他專心作曲,並於1893年入讀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師事斯坦福。他以副修的樂器於多個樂隊擔任長號手賺取生活費。自1905年開始,他任職於倫敦漢默史密斯的聖保羅女子學校作全職教學,並以此為他終生職業。

霍爾斯特於1913年透過友人巴克斯認識古代占星學,並啟發他創作《行星組曲》的靈感。每個個別樂章寫於1914至1916年間。霍爾斯特慣性地將樂曲寫成雙鋼琴曲,再由教師助手勒斯卡和戴爾試彈及準備樂隊總譜。1920年,《行星組曲》由指揮鮑爾特及倫敦交響樂團舉行了私人的初演。霍爾斯特將樂曲題獻給女兒伊莫金,總譜於一年後印製發行。霍爾斯特於1949年將每個樂章改編成雙鋼琴曲,並獨立發行,直到1979年再以整套全集發行。

《火星》一曲中,霍爾斯特在第二鋼琴以5/4拍子,安排了如脈動般的低音來型造戰爭那令人生畏而煩擾的力量。第一鋼琴以一個五度升高和半音下降的緩慢旋律增添情感,繼而與那緊逼的固定低音造成及增加不協調感。接着,低音轉變成帶有悲傷效果的平衝半音和弦,隨着響澈雲霄的軍號加入混戰,固定低音亦增加了變化。悲傷的旋律重現,再帶來強而有力,節奏鮮明的動機。其他的主題都一起合作譜出一個極強的震撼高潮,樂曲在粗暴的和無節律的和弦抽戳着完結。

《木星》在洋溢着歡樂和帶着田園氣息的音律中開始,有着切分節奏和重厚的第一主題出現。更堅穩的第二主題中是個帶有對比音型和像慶祝節日的三拍子主題。之後樂曲發展更趨複雜化,亦是霍爾斯特於1921年用賴斯的愛國詩詞改編成的《祖國我向你立誓》的旋律。此旋律開始時簡樸,逐漸變得莊嚴壯麗,在八度全和弦中到達高潮。樂曲開始時的主題重現,熱烈燦爛的完成慶典。

弗蘭克.布里奇:弦樂四重奏 ──田園詩三首

I. 富表情的柔板
II. 稍慢的行板
III. 較快的快板
鄭陽, 小提琴; 魏寧一, 小提琴; 蔡書麟, 中提琴; 徐婷, 大提琴

Frank Bridge (1879-1941) studied violin and composition at RCM, where he won a scholarship to study with Stanford for four years. He established a career as a violist, chamber player and conductor, frequently conducting at the Henry Wood Promenade concerts. In 1923 he toured America conducting concerts of his own works. He also taught, but his only composition student was Benjamin Britten,

The Three Idylls were written in 1906, the same year in which he wrote the Phantasie Quartet in F minor, often considered a seminal piece in Bridge’s output. The Idylls reveal the poetic nature of his early style, with fine, clear contrapuntal lines.

In the first, Adagio molto espressivo, the viola opens with a short ascending phrase, later accompanied by dark, sustained chords. The first violin takes over and moves the music to its first points of climax and repose. String tremolos in the central section make the music more assertive and active before the expanded opening materials return to a dark ending.

The Allegretto poco lento has a gentle, dreamy effect at the opening. Stronger, shorter notes make an interesting contrast but the opening dreamy music soon returns and gradually relaxes, helped with two separate silent bars near the end.

A strong cello figure give the Allegro con moto an assertive opening. An ostinato-like bass figure accompanies lighter, dancing music as shorter figures grow in intensity. The music increases in speed and develops. A full-sounding allargando allows the opening cello figure to build to the final ascent to the dramatic cadence chords.

奧托里諾.雷史碧基:女中與弦樂四重奏清唱劇──《夕陽》
(曲詞選用雪萊的詩《夕陽》)

連皓忻, 女中音; 鄭陽, 小提琴; 魏寧一, 小提琴; 蔡書麟, 中提琴; 徐婷, 大提琴

雷斯畢基於1891至1901年間在波隆納音樂職業高中就讀。他於1902-1903年前往俄羅斯,並跟隨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學習作曲。回國後,他發展成活躍的弦樂演奏家及鋼琴家。他於1913年定居羅馬,出任國立聖西西利音樂學院作曲系教授,並於1924年晉升為院長。但他因專注作曲,兩年後辭去職位。他富於色彩,又生動反映羅馬風情的配器手法最為人熟識。

《晚霞》是雪萊的詩歌 –「日落」的意大利文譯本,由阿斯科利翻譯。剛定居於羅馬的雷斯畢基在1914年為詩歌譜曲。此曲是三首雪萊詩歌中的第三首,其餘兩首需要整個管弦樂隊演奏。雷斯畢基的靈感來自擁有美妙女中音歌喉的好友,莎菲奧女士的啟發,並將此曲題獻給她。樂曲可以弦樂四重奏或弦樂隊伴奏,並於1918年由出版商裡科爾蒂出版。

詩歌講述伊莎貝與戀人漫步於林蔭處,混然不知太陽下山,天色漸沉。到昱日清早她發現戀人在她身邊死去。悲傷的伊莎貝埋首工作和記念着與戀人共渡的最後一個日落時份。

樂曲開始時,雷斯畢基以一個富戲劇性的下降樂句引入歌者的宣敘調,並以弦樂拉奏延長的和弦作伴奏。作者在《適度的快板》中以強烈的節奏在大提琴重複開始時的下降樂句,再由歌者描述愛情的喜悅之情。接着是弦樂拉奏着三連音的行板樂段,由抒情發展成欣喜若狂的弦樂獨奏部份。繼而是甜蜜的「那年輕人和女郎」到發現悲劇的描繪,在痛不欲生的伊莎貝喃喃唱出宣敘調之前,把樂曲逐漸推致高潮。在結尾的樂段,開始時所用的樂句重現,用以刻劃出伊莎貝的傷痛、無奈和最後歸於平靜的心情。

曲目說明由Michael Ryan,徐美玲及盧景文提供。

藝術家

曲目簡介

「曲目簡介」附錄於「曲目」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