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炫音玄象:

史克里亞賓逝世一百周年紀念音樂會

地點:香港大會堂 劇院
日期:4/10/2015 (日) 8PM

史克里亞賓︰炫音玄象

史克里亞賓自幼承傳其母的鋼琴天賦,在莫斯科音後樂學院畢業,隨即投身演奏事業,同時創作交響曲及大小規模的鋼琴獨奏曲。史克里亞賓在演奏和創作上的過人的才華,加上他日趨沉迷的哲學、宗教和神秘主義的研究,使他成為了俄羅斯十九世紀末的一枚「怪傑」。後人對史克里亞賓的評價亦因為他生平的種種乖僻言行,而趨於兩極化。

史克里亞賓在莫斯科的故居,已被改建為紀念博物館。從當中的陳設,可見史克里亞賓非比尋常之處。比如在客廳書架上,可以找到一本梵文字典,還有一堆毒蛇標本。另一角落則放置了他為演出《普羅米修斯之火之詩》而發明的「色光風琴」。這個裝置把鍵盤上的每一個音連接到一個相應的顏色燈泡,而十二個半音加起來就代表了光譜上的單色光。演奏者因應樂譜的指示操作,把不同色光組合投射至舞台,造就了近代西方音樂史上最早的「多媒體」作品。在史克里亞賓的筆記本中,可見作曲家的札記,其中一業寫道:「我是神!我也是虛空!我是遊戲,我是自由,我是生命。我既是邊界,也是巔峰。」要是你以為這已經是最不可思議,還請看看鋼琴旁邊一份未完成的草稿。它是史克里亞賓最驚世駭俗,卻又未能及時實現的遺作《秘境》。史克里亞賓這部鉅著結合歌、樂、舞、色彩甚至香氣,以長達一週的時間在喜瑪拉雅山底演出。他深信透過宇宙各種原數的配合與震動,能夠把人類從物質世界中釋放,讓靈性得以重生。

如果史克里亞賓沒有因為血液感染而英年早逝,我們也許就能見證他的「信仰」的力量。史克里亞賓對於宗教、哲學的狂熱,多少因為他生於東正教歷的聖誕節,形成了他希望藉音樂「救贖」世人的「使命感」。姑物論這種想法是超然還是瘋癲,從史克里亞賓的音樂中,可以肯定十九世紀末業各藝術範疇日益普遍的「誇界」現象,也就是文字、聲音、色彩、形體透過互動、碰撞所產生的化學作用。正因如此,我們經常把不同界別的代表人物關聯,例如德布西與莫奈。而史克里亞品大膽、絢爛的風格,則對應於俄國象徵派畫家卡夏卡爾和康丁斯基的作品。

一般文獻經常以「聲色聯覺」來解釋史克里亞賓的音樂取向。所謂「聲色聯覺」就是聽見音樂聲響時腦海中會浮現對應顏色的條件反應。然而,經過學者考據,史克里亞賓的情況並非先天使然。再者,其他音樂家如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和梅湘也有類似的情況。事實上,由於各人的「聯覺」不一,有時這種「天賦」可能反而造成欣賞音樂的障礙。試想象有「聯覺」反應的演奏者或觀眾在欣賞《火之詩》可能產生的感觀混亂。要是在加上史克里亞賓的文字導賞,很可能會出現資訊荷載的情況。

面對這樣的難題,我們大概可以從史克里亞賓身上借鏡。最直接的解決辦法就是像作曲家一樣,遵從自己的本能。當你合上眼睛、張開耳朵,自然不難聽出史克里亞賓在靈光與時間、熱情與速度之間的競賽。作曲家走筆疾書,力求以音符、文字捕捉各種難以名狀的情緒。也許天才與瘋子不過一線之差,但史克里亞賓短促的一生絕不遜色於拉赫曼尼洛夫、普羅歌菲夫和蕭斯達高維契等人,至少他曾經歷音樂與生命中的狂喜。

曲目

兩首音詩,作品32
第1首:F大調如歌的行板
第2首:D大調流麗的快板
兩首音詩,作品69
第1首:快板
第2首:快板
悲愴之詩,作品34

黃歷琛,鋼琴獨奏

 

雖然史克里亞賓並非第一個以音詩為題的作曲家,他的獨特之處在於靈活運用這單一樂章的敘事式體,既適用於響樂作品(包括《神聖之詩》、《狂喜之詩》和《火之詩》),亦同時可用於鋼琴小品上。他的三十四首鋼琴音詩各具特色,每首作品在標題和手法上都別出心裁。

作品32和34同出於1903年,是作曲家最早的鋼琴音詩。這些作品同時默示了史克里亞賓脫傳擺統大小調性的先兆。

作品32中的第1首雖以升F大調為中心,但樂曲開首近似五聲音楷的重現主題卻把調性模糊了。第2首在風格上非常近似李斯特。右手的旋律不斷被左手的和弦衝激,至結尾方能以勝利姿態呈現,樂曲的敘事部分富有兩方對立勢力角力交戰的意味。

悲愴之詩在氣氛和旋律方面都帶有史特勞斯的影子。樂曲明亮雄壯的主題與中間陰暗崎嶇的部分形強烈的對比。

作品69與前三首作品相隔十年,但風格反差極為明顯。兩首音詩雖然同為快板,但在音效和終止式方面和都呈現出一種詭異的特質。第1首由一個增七和弦衍生,當中包含兩個簡短的華采樂段。第2首以急速的八音音楷為主題,與拉威爾的《水妖》幾乎如出一轍。

升G小調第二鋼琴奏鳴曲,作品19
行板
急板

納塔利亞.托卡,鋼琴獨奏

升F大調第四鋼琴奏鳴曲,作品30
行板
飛快的極急板

黃家正,鋼琴獨奏

第五鋼琴奏鳴曲,作品53

納塔利亞.托卡,鋼琴獨奏

 

 

史克里亞賓一生總共寫成了十首鋼琴奏鳴曲。這些作品見證作曲家至少年至成熟期的風格演進。

史克里亞賓的第一至三號奏鳴曲延續貝多芬和李斯特的先例,進一步收窄奏鳴曲與幻想曲之間的分歧。第四奏鳴曲可說是一個轉捩點。這首作品奠定了史克里亞賓個人風格的基石。由第五首奏鳴曲開始,史克里亞賓全面摒多樂章的結構,甚至完全棄用譜號來顯示樂曲的調性。

事實上,史克里亞賓的奏鳴曲不僅是作曲家本身音樂理念的實踐,它們更是俄國近代鋼琴獨奏曲當中的典範曲目,尤為俄派鋼衾巨匠霍洛維茲、歷克特等人推崇。

史克里亞賓表示第二奏鳴曲的靈感來自海洋。作曲家這樣寫道:「第一樂章描寫南部海域於晚間的寧靜,但在發展部份可以隱若聽到海洋深處的暗湧。E大調的部份代表月色映照於海面的溫柔。第二樂章的快版描繪暴風雨中,海上翻起驚濤駭浪的情境。」

第四奏鳴曲成於史克里亞賓人生的低潮:作曲家面臨出版商兼導師巴里耶夫辭世與及婚姻觸礁的雙重打擊。他以一首短詩為這首作品註釋:「一顆遙遠、孤獨的星星,在淡薄雲間隱約透亮。那湛藍的秘密,綻放耀眼光芒;它牽引着我, 造成了瘋狂的、甜蜜的強大慾望。來吧!我現在就振翅飛向你!如摘仙般肆意狂舞 … 我帶着盼望趨向你 … 我沐浴於一片光海,我要把圍繞你我的光線一飲而盡 …」第一樂章的開首雖然帶有蕭邦的影子,但在和聲處理上更近於李斯特和華格納。樂曲的不協調音懸掛於稀薄的織體,營造出一種牽掛、渴望的情緒。第二樂章的靈巧舞曲緊接展開。音樂開始時頗有德布西的神緒,但樂曲壯麗的結尾風格卻是史克里亞賓的獨有簽章。

史克里亞賓僅用了一星期就寫成了第五鋼琴奏鳴曲。這首樂曲是《狂喜之詩》的續篇。作曲家視之為其得意之作。樂曲的非常多變,氣氛游移於奇幻、舒張與狂喜之間。史克里亞在樂曲標示為「歡愉的」用上了他的「神秘和弦」,暗示樂曲與「情慾」有關弦外之音。

前奏曲,作品11
第1首:C大調 (活潑的)
第5首:D大調 (如歌的行)
第11首:降B大調 (甚快板)
第14首:降E小調 (急板)
第19首:降E大調 (親密的)

羅乃新,鋼琴獨奏

蕭邦的廿四首前奏曲,作品28對俄國的鋼琴演奏家兼作曲家可謂影響深遠。史克里亞賓和拉曼尼洛夫先後以蕭邦的作品為藍本,各自寫作同類型作品。其後又有為蕭斯達高維契所仿傚。

史克里亞賓一生創作了不下90首以前奏曲為題的小品,每首的篇幅都十分精簡。由於史克里亞賓有紀錄前奏曲的創作日期和地點的習慣,這一類作品儼如他的創作速寫本,讓我們得以重組他的創作歷程。

作品的廿四首前奏曲的創作歷時八年,作品的創作次序與篇號無既定關係,但作品的編制仿傚蕭邦以上升五度大小調相間的安排。第四首前奏曲是廿四首中最早的作品,可溯源至史克里亞賓就讀於莫斯科音樂學院的時期。

第1首前奏曲以兩手反行開始,樂曲鮮條流暢,而兩聲部於結尾合而為一。第5首則是有狹而廣,右手旋律由最初被左手纏繞,繼而逐步攀升,直至最後清脆呈現。第11首以一個急喘的主題展開,旋律漸次增強,最後掙脫左手亦步亦趨的最趕。第14首利用不規則的五拍子節奏速寫山澗溪流的動態。第19首當中急切的分句與頑固的負點節奏甚有舒曼小品的影子。

升C小調左手前奏曲,作品9,第1首
降D大調左手夜曲,作品9,第2首

黃家正,鋼琴獨奏

史克里亞賓就學於莫斯科音樂學院期間,由於深感同窗之間的激烈競爭,經常以高難度的曲目自我鞭策。結果在練習李斯特的《唐璜變奏曲》和巴拉基列夫的東方幻想曲《伊斯拉美》時令右手嚴重受傷。史克里亞賓利用療養期間的時間左手獨奏技法的開發,結果在1894年完成了作品兩首讓人的驚艷作品。

其中的前奏曲巧妙地把左手強弱的先天條件轉化成優勢,利用五指造成了旋律與伴奏的交替效果。

夜曲當中大幅度的跳躍,快速的華采樂段以及緊密的練線彈奏讓樂曲深受演奏者和聽眾喜愛,為史克里亞賓的挫折帶來意外收穫。

升C小調練習曲,作品2,第1首
升F小調練習曲,作品8,第2首
升D小調練習曲,作品8,第12首

羅乃新,鋼琴獨奏

一如史克里亞品的前奏曲,他的練習曲印證了作曲家取法蕭邦至自成一格的過渡。升C小調練習曲成於1887年,與史克里亞賓另外兩首同期作品以三首短曲形式出版。樂曲可分成三個片段,旋律帶有懷舊味道,讓人聯想起布拉姆斯晚年的短篇鋼琴作品。

作品8的十二首練習曲可說是一個分水嶺:這些作品一方面延續浪漫時期鋼琴練習曲旨在加強彈奏技法的精神,一方面又傾向於展示鋼琴音效的新貌,成為作曲家的創作筆記本。

升F小調練習曲的副題是「富有力量的隨想曲」。樂曲中的復合節奏與錯位出現的重拍突顯出隨興的效果。升D小調練習曲的雙八度旋律氣勢磅礡。左手的部分甚的音型嶙峋,充分挑戰演奏者的力度與速度的控制。

大提琴與鋼琴浪漫曲及練習曲

康雅談,大提琴
黃家正,鋼琴
羅乃新,鋼琴

史克里亞賓現存的室樂寥寥無幾,當中包括了一個弦樂四重奏樂章, 還有為法國號和鋼琴所寫的浪漫曲。這首浪漫曲相傳是史克里亞賓為了當時維也納首屈一指的法國號演奏路易‧沙法特於1890年寫成。

這首小曲在1927年才正式面世。其後由美藉烏克蘭裔大提琴家畢亞第高斯基(1903-1976)所改編。此外,畢亞第高斯基亦改編了史克里亞賓練習曲,作品8當中的第11首。原曲是史克里亞賓少數全面由右手主導的作品,不論在音域和音色上都能夠突顯大提琴歌唱性的長處。

三首小品,作品45
No.1 畫冊扉頁
No.2 幻想詩篇
No.3 前奏曲
降D大調圓舞曲

黃歷琛,鋼琴獨奏

A小調雙鋼琴幻想曲

羅乃新,鋼琴
黃家正,鋼琴

作品45的《三首小品》寫於1904年,每首的篇幅都不過一分鐘。「畫冊扉頁」以降E、降C和B三個音,編織出充滿憧憬的旋律。「幻想詩篇」與「前奏曲」可說是姊妹作:前者的意境仿如一個乍明乍滅的火苗,後者則是營造火把燃燒時併發零星火花的情景。

降D大調圓舞曲和A小調雙鋼琴幻想曲都是史克里亞賓年少時的作品,兩者都是在作曲家死後才被發行。前者再次反映蕭邦對史克里亞賓的影響。後者本來是一首為鋼琴與管弦樂團所寫的作品,比史克里亞賓唯一的琴協奏曲早四年完成。樂曲靈活運用三個鮮明的主題制造變化和對比。兩首作品都呈現出作曲家喜愛利用鍵盤上極端音色的特點。

「曲目簡介」由杜淑芝提供。

藝術家

曲目簡介

「曲目簡介」附錄於「曲目」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