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向華格納致敬:

華格納誕生二百周年音樂會

地點:香港大會堂 劇院
日期:21/9/2013 (六) 8PM

華格納: 傳奇軼事的背後

華格納被譽為音樂史上的傳奇人物,一方面是因為他的音樂、他的著作以及他具爭議性的理念。另一方面,華格納的傳奇一生,有部份可說是他一手打造而成。華格納的歌劇情節與人物,經常與他的現實生活重疊,造就一種戲如人生、人生如戲的玄妙。譬如他以歌劇主角的名字 – 伊索特、伊華和齊格飛為他與歌思瑪的三個私生兒女取名,足見在華格納心目中把藝術與愛情結晶劃上等號。另外,他毫不避嫌地邀請歌思瑪的丈夫漢斯‧馮‧彪努指揮《崔斯坦與伊索特》的首演,正好讓人聯想到馮‧彪努現實的遭遇與歌劇中的馬克國王同病相憐,兩人均被自己信任的盟友和愛侶所背叛。最叫人不可思議的巧合, 莫過於是1857 年四月份的一次聚會。好客的主人家威森東克夫婦、暫住的的華格納夫婦、
與及路過作客的馮‧彪努夫婦一同聚首與華格納的小屋內,錯綜複雜的多角關係隨之醞釀發展,成為華格納感情跟音樂創作上,廣為流傳的風流軼事。

華格納多姿多采的感情生活, 除了其性格使然,更應該說是他對女性與創作靈感的信仰所致。早在 1849 年,華格納在一封寫給友人的信內表示:「女人就是生命的音樂,她們對所有事情,藉着她們天賦的同理心,開放地和無條件地接受、包容。」

同樣地,在 1858 年寫給李斯特的信中,華格納清楚地確認了威森東克夫人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他因為她的愛慕重生;她因為與他相知而快樂。1883 年,華格納心臟病逝前,還在努力撰寫題為《人性中的女性特質》的文章。

在這裡,姑且讓我們放下對華格納個人道德的評價。他與生命中的三個女人,都曾經為愛情輕狂,而她們也在他的創作生涯中佔有無可置疑的地位。元配妻子明娜陪伴華格納渡過了巴黎以及流亡瑞士的歲月;威森東克夫人的出現,造就了不朽巨著《崔斯坦與伊索特》和碩果僅存的《威森東克歌集》;歌思瑪對華格納的崇拜,讓她成為丈夫及家庭的精神支柱。她在華格納去世後接掌拜萊特歌劇院,使華格納的傳奇得以延續。

說到這裡,不能不提到為了成就華格納而犧牲個人幸福、榮辱的兩位丈夫:奧圖‧威森東克和漢斯‧馮‧彪努。他們無私的支持、付出,讓人不期然想到傳奇背後,牽繫着多少人的命運和際遇。

曲目

四首法國歌曲
睡吧,我的寶貝,WWV 53
等侯,WWV 55
親愛的,WWV 57
嘆息,WWV 58
梁少瑩,女高音
徐惟恩,鋼琴

1839華格納和妻子明娜為了逃避債務,倉忙自家鄉逃逸至法國。華格納一心希望藉梅耶貝爾的在當地名氣及人脈,以他的作品《愛情禁令》及《萊恩濟》進軍法國歌劇界。可惜,華格納並未獲得法國歌劇院總監賞識。面對窘迫的生計,華格納唯有轉型創作歌曲,希望藉此建立名氣。

他的四首法國歌曲均於1840出版。華格納的選材非常廣泛,從普羅民眾皆知的搖籃曲《睡吧,我的寶貝》,至法國文豪羅沙特和雨果的詩作也有。《嘆息》一曲採用雷布克的詩作入樂,形成風格上的對比。

法國歌曲
瑪麗.斯圖爾特女王的告別,WWV 61
李蕙妍,女高音
徐惟恩,鋼琴

1800年德國文豪席勒以瑪麗.斯圖爾特女王女王為藍本所寫的悲劇,在文壇和音樂界掀起一陣風潮。義大利作曲家唐尼采第先後以英國宮幃歷史為背景,寫成《瑪麗.斯圖爾特》和《羅伯特.德弗努》兩齣歌劇。舒曼亦於1852年以瑪麗.斯圖爾特一生興衰寫成他的最後一套聯篇歌曲。

華格納為花腔女高音所寫的《瑪麗.斯圖爾特女王的告別》成於1840年。這首作品帶有戲劇色彩,在風格上接近詠嘆調多於傳統的藝術歌曲。樂曲取材自布蘭榭的同名詩作。第一段被華格納反覆重現,藉以表達斯圖爾特女王的各種離愁別緒。

鋼琴獨奏
G 大調波爾卡,WWV 84
G 大調「給威森東克夫人」的簡箋
降A大調「黑天鵝到來」,WWV 95
降E大調蘇黎世華爾茲,WWV 88
降 A大調奏鳴曲,WWV85
羅乃新,鋼琴

華格納一生以創作歌劇為主,他僅存的十四首鋼琴樂曲卻鮮為人知。這些作品篇幅短少,多是為朋友或答謝贊助人而寫。其中三首就是華格納題獻給威森東克夫人的作品。《波爾卡》和《簡箋》都是不出一分鐘的作品。前者的題詞寫着「但願這能冰釋昨日的」;後者的創作時間與《夢》一曲同期,樂譜上僅寫有「無眠」兩字,兩首作品背後的玄機,同樣耐人尋味。

《黑天鵝到來》一曲成於華格納凱旋重訪巴黎的時候。他在1861抵達當地,進行歌劇《漂泊的荷蘭人》和《唐懷瑟》的籌備工作。華格納獲普魯士大使夫人招待,於其府第作客。華格納的房間外,經常有一雙黑天鵝於池塘出現,作曲家因而寫成優雅的綱琴獨奏曲,以答謝大使夫人。

而華格納的《蘇黎世華爾茲》僅三十四小節,是為1854年為到訪威森東克夫人的姐妹所寫。他幽默地在題詞寫道:「給蘇黎世最可愛的姑娘,德語區最棒的舞者」。

華格納亦為威森東克夫人寫了精巧優美的《降 A大調奏鳴曲》。這是作曲家自完成歌劇《羅恩格林》以來的第一首完整作品。樂曲僅單一樂章,第一主題集中在綱琴深沉的低音區,第二主題則以飄逸的高音來呈現。樂曲反映了華格納較為含蓄、深情的一面。

齊格飛牧歌,WWV 103
彭施皿,指揮
非凡美樂室樂團

歌思瑪跟華格納經歷各種流言蜚語,終於在丈夫馮‧彪努同意下離婚,並於是1870年與華格納正式結為夫妻。華格納一家七口(包括馮‧彪努的兩名女兒,和華格納的三名兒女)在琉森的一所別墅過着非常愜意的日子。

同年的聖誕日,華格納特地為新婚妻子準備了一份驚喜禮物,也就是《齊格飛牧歌》。華格納特別安排了十五人的樂隊,在別墅的樓梯演奏,讓樂聲喚醒睡夢中的歌思瑪。樂曲原來的標題是「楫晨小築牧歌:包括了「菲迪」的鳥兒還有橘紅色的朝陽」。「菲迪」是華格納跟歌思瑪么兒的小名,而「橘紅色的朝陽」就是晨光照射在歌思瑪臥室牆紙的顏色。

在音樂內容上,華格納揉合了各個有關他和歌思瑪生活點滴的主題,包括與其愛兒同名的歌劇《齊格飛》的主題。1878年華格納礙於經濟拮据才將樂譜售予出版商。

威森東克歌曲集,WWV 91

天使
靜止
在溫室裡
心痛
連皓忻,女中音
彭施皿,指揮
非凡美樂室樂團

華格納和威森東克夫人之間的關係向來甚具爭議。不過,從兩人的書信來往中,可以肯定兩件事情:一是威森東克夫人的出現,啟動了華格納創作《崔斯坦與伊索特》的靈感;另一是華格納明顯視這位紅顏知己為創作伙伴,因而利用她的五首詩寫成為人傳頌的《威森東克歌曲集》。

這五首歌曲是華格納在德國藝術歌曲領域上的僅有作品。樂曲成於1857年冬季及1858年夏季之間,印證了華格納和威森東克夫人的密切關係。

威森東克夫人的詩作文風平實,偶有精鍊之句。華格納以其獨特的眼光,把文字中抑壓的情慾藉音樂釋放,使這套作品別具一格。

在《天使》、《靜止》和《心痛》三首當中,隱約可察覺到舒曼和李斯特藝術歌曲的影子。《在溫室裡》和《夢》另題為「崔斯坦練習曲」。前者的和聲手法與《崔斯坦與伊索特》第三幕的序曲同出一轍,後者的主題動機則與歌劇第二幕的愛情二重唱同源。

「曲目簡介」由杜淑芝提供。

藝術家

曲目簡介

「曲目簡介」附錄於「曲目」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