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 Description

主辦:非凡美樂.協辦:香港演藝學院校友會.承辦:上海市演出公司

原創室內歌劇:《張保仔傳奇》

室內歌劇 | 作曲:盧厚敏 | 作詞:岑偉宗 | 編劇:滿道

地點:上海大劇院 中劇場
日期:20-21/8/2010
普通話演唱,附中英文字幕

劇情大綱

序 奉柩還鄉

張保仔運送亡妻石陽﹝即鄭一嫂﹞靈柩回鄉,見景色依舊人面全非,嘆往事之唏噓。

第一場 誰舞赤旗躍春江

嘉慶十二年﹝1807年﹞,紅旗首領鄭一出海遇上颱風,不幸墮海溺斃。鄭一嫂臨危受命,暫領紅旗。一年後,一嫂有意退位讓賢,幫中以師父蕭稽蘭最老資格,以張保仔最具膽色才智,實在難以取捨,便於祭祀鄭一時問卜決定六旗誰主;擲出勝杯的結果是由張保仔掌舵。張保仔自覺資歷尚淺難當大任,並傾吐對一嫂愛慕之情,二人關係微妙;一嫂相信勝杯的結果,亦相信他能平息各旗風波,在她的協助下,張保仔逐漸取代了鄭一的地位。

第二場 軍令寒風聲聲烈

於福建水師提督府,提督夫人端木香荷是醫藥世家,父親因醫治鄭一嫂被捕下獄,更鬱死獄中;香荷下嫁水師提督孫全謀,她知道丈夫朝務煩忙,憂心忡忡,常親自熬藥調理丈夫身體。孫全謀收到兩廣總督百齡的手諭,正為出兵剿滅張保仔的軍令躊躇;端木建議讓張保仔投降,為大清國所用;她亦隨軍出發,給丈夫分憂。

第三場 珠江正流千古定

元宵佳節,糧草已備,端木香荷和孫全謀於佛山祖廟前觀看木偶戲。眼看台上武松快要殺死西門慶時,台下變故驟生,瞬間他們已被張保仔為首的海盜包圍。蕭稽蘭主張殺掉二人,但一嫂素聞孫全謀有志匡國,實為朝中難得清流,殺之不該。端木香荷為救丈夫脫離險境,於是說出乃父與一嫂的淵源,並願意當人質留下,為一嫂醫治內傷。

第四場 赤瀝角上紅旗落

嘉慶十四年,黑旗首領郭婆帶向滿清投誠,剩下紅旗負隅頑抗。蕭稽蘭本欲重整旗鼓,但大勢已去已被包圍。孫全謀上岸勸降,張保仔卻寧死不從。張保仔一直善待端木香荷,他把人質交回,準備就義。孫全謀決定報恩放過張保仔;蕭稽蘭還想發難,被張保仔阻止。端木與一嫂互相道別,張、孫二人惺惺相惜。

第五場 意興闌珊歸降清

張保仔和鄭一嫂意興闌珊,深感海盜生涯朝夕不保,已有降清之意。端木忽然到來,告訴他們孫全謀因釋放張保仔而下獄,希望他們能有辦法救出她的丈夫。一嫂憤恨不滿朝廷所為,要往劫獄;張保仔認為劫獄只會令孫全謀前途盡毀,他決定覲見百齡,向滿清投降,指明要孫全謀親手接降,功勞盡歸給他。蕭稽蘭甚為不忿,認為他們自討滅亡,怒極拂袖而去。

第六場 靖海氛記萬年勳

百齡宣讀聖旨:孫全謀平定海盜有功,復任福建水師提督。張保仔歸順天朝,賜名張寶,官拜三品,任職澎湖。六旗部眾願降者歸正,不願降者回鄉。民眾此時舞起彩龍,海氛已靖,一片昇平。

第七場 奉柩還鄉情何堪

張保仔在赤鱲角灘頭,把一嫂骨灰撒入海中。回想從前往事,仿如隔世。

演員

藝術指導

節目簡介

《張保仔傳奇》原創音樂的特色

盧厚敏

張保仔傳奇的背景為十九世紀的清朝,初期創作的時候本希望加入一些當時的音樂元素,但多方嘗試,未能成功。最後決定用五聲音階的骨幹加上現代的新調式,令人感覺有東方味道加上現代感,但當然可以貶作不中不西,不倫不類。本劇的人物有六個,沒有合唱隊,為求在效果上有更大對比,我嘗試把不同角色套上個性,從而在音樂上配合,達到每個人物性格鮮明: 張保仔有情有義、鄭一嫂爽朗英明、蕭奚蘭率直豪邁、孫全謀正義不訶、端木香荷聰明活潑。在此基礎上,每個角色所唱的歌曲,都有很強的性格,也有著對比;對比在藝術,特別在表演藝術上更形重要。對比能帶出流向感,引領觀眾向前走;沒有對比,作品便如一池死水。

張保仔傳奇的另一特色為沒有合唱隊,故歌曲只能由五位主角去做,沒有和音跟大合唱的聲勢。取而代之的,為舞蹈員。劇中的大場面如花燈節及舞彩龍等,便借用節奏鮮明的音樂來營造氣氛。

張保仔傳奇所用之伴奏為一小型合奏團,當然配合上「不中不西,不倫不類」的精神,用上四件中樂︰笛、笙、琵琶和箏,加上弦樂四重奏及敲擊,來營造亦中亦西之效果,亦為本劇添上色彩。

各有懷抱

岑偉宗

《張保仔傳奇》的主角張保仔在香港已屬傳奇。香港的一個小島有張保仔洞,雖只是平常山洞,因張保仔之名而成為名勝,成為香港民俗之一。我居港多年,曾到張保仔洞遠足,卻未嘗認真探索張保其人其事。今回得《張保仔傳奇》之機緣,一讀《靖海氛記》,神遊古籍,增廣見聞,我視為一大收穫。

從來歌劇、音樂劇等藝術作品,音樂皆為重心,實則沒有好故事,一切也無從說起。《張保仔傳奇》取材歷史人物,畢竟不同史冊,純由滿道依史擬作,再經導演盧景文教授戲劇加工,重整結構。盧厚敏跟我則是用音樂歌詞,讓敘事過程增添節奏,起伏緩急之間引出劇中人物的各自心懷,咏物抒情,寄託一二。此中關係,捨一也難成肌理。《張保仔傳奇》主要寫張保仔降清前的事。張保早已作古,而《靖海氛記》又是官方文獻,對張保仔本人所記不多。故此,我們惟有憑文獻所記,加以世事人情之想像。是以盧景文教授依滿道之劇本重整了戲劇結構之後,盧厚敏遂與我依樣攜手創作。好些滿道未嘗著墨之處,化成音樂之後,變了詠歎調,便成了我舞文弄墨之所在。我不在意寫海盜英雄,也不落墨為清廷加上光環,而是反璞歸真,摹擬張保其人在其時之處境,到底該有何想法。我無意於批判人物。海盜之所以存在於其時,實乃有社會結構的因素在,而清朝對張保一旗清剿,張保選擇歸降,也有其歷史發展的必然走向。故此,劇中六旗兄弟盡管可以粗言辱罵張保,張保選擇歸降也盡可無奈,提督孫全謀即使在今日眼光看來是滿清鷹犬,然而在戲裡盡可對歸降後的張保能貢獻朝廷寄與厚望。因為戲劇要呈現的,是人物在處境當下相信的「真善美」,唯有如此,才不會是為文造情。

大抵所謂「各有懷抱」,就是如此。

不一樣的海盜「張保仔」

滿道

在香港長大的人,大概沒有誰沒聽過張保仔這個名字。清代十九世紀初活躍於珠江口的海盜,共分赤、黃、青、藍、白、黑六旗海盜,張保仔就是當時的赤旗海盜之首。關於他的民間傳說不少,有東莞、番禺等縣誌、一些被擒的英、葡水手,被釋放後寫的回憶錄,及由當時的兩廣總督百齡找人寫,對其歌功頌德的「靖海氛記1」。在縣誌中,有鄉民以求神的方式,把賊擊退的故事,頗具民間色彩。至於人質回憶錄,也只是片面的個人觀點。這些都算不上是可靠的史料,但卻提供了大量關於張保仔的資料。

張保仔是廣東新會江門漁人的幼子,十五歲隨父出海捕魚,被赤旗鄭一所擄。由於他聰明敏捷,給鄭一收為義子。鄭一嫂的年齡與張保仔接近,被擄成為鄭一的押寨夫人。鄭一死後,她竟然愛上義子,和張保仔結成夫婦。張保仔也因個人的能力,成為赤旗之首,他幾乎戰無不勝,不但把清朝水師打得落花流水,連船堅炮利的英、葡兩軍,也得落荒而逃。張保仔利用船小而靈活的優勢,以速度迫近那些要移動整隻船才能瞄準炮位的大船,把大船鈎住登船,或射火箭、火茅燒船。在赤瀝角戰役中,張保仔以七艘船對抗清葡聯軍數百戰船。由於他們對張保仔心存畏懼,不敢過於接近,發的炮都不及射程。在狹小的海面中,幾百隻戰船過度密集而不能發揮作用。相反,張保仔的船一迫近,就燒掉他們一隻船,令清葡聯軍更添懼意;加上兩軍合作程度低,結果敗得焦頭爛額。張保仔的紀律嚴明,任何船隻只要繳付年費,便獲發憑照保護。信不信由你,當年甚至清朝官船也如數繳付。若有憑照的船被劫,有關海盜須發還一切和罰款。百齡和張保仔打了幾仗,都敗得灰頭土臉;為斷絕海盜的供應,他把沿海居民遷走。張保仔的對策是凡鄉民接濟酒米貨物,均以數倍巿價購買,有強搶物資的,一律殺掉,所以張保仔的補給從不匱乏。他的整頓和改革,令赤旗成為一股銳不可擋、不一樣的海盜。張保仔在最輝煌時降清,到死前任職二品高官。

創造傳奇

戴俊彬

創作之初,為了給故事加入本土的元素,我便開始到圖書館為歌劇選材。那時,香港正上映一齣有關海盜的電影,我想我們香港有張保仔,長洲的張保仔洞我也到過四次,用張保仔這個家傳戶曉的人物作故事主題應該最適合不過。在圖書館找到的資料很有限,找到的只是一本由甘豐穗先生所著,名為「赤鱲角英雄傳 : 張保仔香港拓荒錄」的小說。單看書名,吸引我的地方除了張保仔,還有赤鱲角。眾所周知現在的赤鱲角已是我們的機場所在,原來兩百年前的赤鱲角已經寫下了它輝煌的一頁。我把書看完,對張保仔了解多了,亦更肯定選對了材。在初與編劇滿道見面時,介紹了那本小說給他,及後滿道再參考一部記錄清朝海防事績的「靖海氛記」,再加以創作。為了提高製作水準,我便聯絡資深的歌劇策劃人盧景文教授,希望他能親自執導及監製。盧教授建議於歌劇裡加入一些香港的特色,如舞龍及花燈節等;亦把一些在香港如馬灣天后廟等名勝古蹟作場景。這些地方除與張保仔息息相關之外,更進一步加深了劇中本土元素的特色。